毛里求斯漏油事件及对小岛屿国家的启示
发布时间: 2020-09-10 浏览次数: 10

随着全球化进程的推进,世界各国之间的经贸往来也日益密切,海运业也随之不断发展壮大,对海洋生态环境的影响也越来越大。毛里求斯漏油事件除员工玩忽职守,对潜在危险因素应对不足之外,还跟船舶公司无限度追求商业利润和压缩运营成本等因素密切相关。这些因素导致商船海洋污染事件时有发生,严重威胁海洋生态环境。另外,小岛屿国家环境治理初始条件的缺失,导致这些国家面对商船漏油事件往往无能为力,只得求助大国参与海洋治理。

一、漏油事件回顾

7月25日,由日本三井株式会社运营的“若潮”号散装货轮在毛里求斯东南海域撞到一个珊瑚礁搁浅,全体船员撤离。据毛里求斯环境部称,该货轮当时正驶往巴西,船上载有3894吨低硫燃料油、207吨柴油和90吨润滑油。8月6日,船体严重受损,大量燃油开始泄露,据当地媒体报道,至少1000吨燃油已泄漏至附近海域。事发当天,民众更是自发组织起来,前去展开清理油污行动。8月7日,毛里求斯总理宣布全国进入“环境紧急状态”,同时警方就“若潮”号漏油事件启动调查,船上黑匣子记录显示,出事时,这艘货轮正前往巴西途中。毛里求斯环境部长卡韦·拉玛诺说,“目前毛里求斯正陷入一场严重的环境危机中,自从发现‘若潮号’有裂缝的时候,毛里求斯政府就派人在船只上安置了400个漂浮物,来控制泄露燃料的范围”。毛里求斯总理还通过外交途径向法国、印度等国求助。8月8日,毛里求斯总理贾格纳特在其社交媒体上向法国求助称:“此次漏油事件让毛里求斯陷入危机。我们的国家不具备让触礁船只重新起航的技术和专业能力,我请求法国和马克龙总统给予帮助。”马克龙表示,法国会派专业团队及设备来协助毛里求斯处理油污。法国军机会由法属留尼汪岛出发,运载控制油污的设备到现场,海军船只也会运载围油栏和吸油剂到该处。8月11日,货轮燃油舱内超过1600吨燃油已经流入到一个珍稀野生动物保护区,剩余的2500至2800吨燃油存在继续泄漏风险。8月14日,据全日本新闻网报道,负责运营这艘货轮的日本三井株式会社针对这起事故进行了调查。船员们表示,事发当晚他们正在举行生日派对,为了方便连上WIFI信号,特意让货船驶向靠近陆地的方向。报道称,这一系列行为可能是导致事故发生的原因。8月15日,搁浅的“若潮”号船体断裂成两截。据毛里求斯媒体报道,毛里求斯政府和民间已收集了约728吨泄漏燃油,其中225吨将被回收利用,剩下的503吨将存放在危险废物临时贮存设施里。毛里求斯蓝色经济、海洋资源、渔业和船运部于15日发出通告,敦促和呼吁在此次漏油事件中蒙受损失的有关方向日本船东及其保险公司提出赔偿要求。8月17日,联合国秘书长发言人杜加里克在新闻发布会上,联合国正在为应对漏油事件提供支持与帮助,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已拨出20万美元来应对漏油事件造成的影响。船员当事国日本两次派出工作组前往处理善后事宜,印度洋地区大国法国、印度也迅速采取更大规模的行动来帮助毛里求斯应对此次漏油事件。8月18日,涉事的日本货船“若潮”号船长及大副在接受毛里求斯中央刑事调查部的问询后被捕。8月24日,货船前半截船体被拖至公海,沉入海底,后半截仍在搁浅海域。救援人员已回收了900多吨油污、近600吨固体污染物和582立方米已吸饱油污的围油栏。8月28日,据路透社报道,至少有40只海豚和38只瓜头鲸在漏油影响海域神秘死亡。8月29日,上万名民众在首都路易港游行,抗议政府处理漏油事件不力,要求现任政府内阁辞职下台。

二、漏油事件对毛里求斯的影响

“若潮”号漏油使毛里求斯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距离燃油泄漏点不远处就是蓝湾海岸公园,这里是毛里求斯知名的海洋生物和珊瑚保护区之一,在蓝湾、埃斯尼角和马海堡的原始礁湖的周围,成千上万的物种面临着覆没的危险。燃油泄漏后,专家警告,船体继续开裂将造成更大面积的污染。专家的话正在变成现实:该货轮搁浅的毛里求斯东南部的埃斯尼角是被《湿地公约》(Ramsar Convention)认为“具有国际重要意义的湿地”。而目前该货轮正在毛里求斯的艾格雷特岛(lle aux Aigrettes)附近发生着漏油。艾格雷特岛是当地稀有濒危物种的避难所。那里栖息的物种包括石竹、粉鸽、毛里求斯红集等。毛里求斯依靠海洋捕鱼和旅游业,该国也是金枪鱼的主要出口国。

事件发生后,浮油已经开始向远离海岸的方向飘移,油迹分散到民众无法到达的海域。海洋专家评估称,在毛里求斯海边生活了数百年的珊瑚面临生存危机,复原工作可能需要数十年,有的损失将是永久性的。

据媒体的消息,目前在毛里求斯发生泄漏的“若潮号”船长和副船长已被逮捕并出庭。据日本媒体称,货轮漏油事件的索赔设有上限,或不超过2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3亿元)。然而,漏油事件严重影响生态环境,20亿日元很可能不足以赔偿所有损害。

毛里求斯环境部和渔业部已经表示,该国第一次面对这种规模的事故,装备并不充足。毛里求斯总理7日宣布,漏油已经危及到了保护区全国进入“环境紧急状态”。部长们还表示,由于海上波涛汹涌,所有试图稳定这艘货轮的努力都以失败告终,将石油抽出的努力也以失败告终。目前法属留尼汪岛正在协助毛里求斯清理漏油,同时其他国际和地区组织也被要求提供帮助。而生态学家们则担心这艘油轮可能会解体,这将导致更大的泄漏,并可能对该岛的海岸线造成灾难性的破坏。

这次的石油泄漏事件不是一次倒了霉运的代价,而是人类对化石燃料过度依赖的选择。我们必须通过加速从化石燃料中撤出做出反应。我们再次看到了石油带来的风险:加剧气候危机、破坏海洋和生物多样性、威胁非洲——一些最宝贵的礁湖的当地生计。

漏油事件还将对毛里求斯国内局势产生重要影响。首当其冲受影响的是毛里求斯旅游业,旅游业是毛里求斯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2019年,该国旅游收入达630亿毛里求斯卢比(约110亿元人民币)。该国旅游业受新冠疫情影响已不景气,此次漏油事件将使毛里求斯旅游业雪上加霜。后续还可能会影响毛里求斯的经济、粮食安全以及人民健康等各方面,造成极其可怕的后果

三、漏油事件对小岛屿国家的启示

从1970年到2019年,大规模漏油事故一半都发生在公海,其中又有一半以上是由于船舶碰撞、搁浅或受水下物体撞击而损坏。毛里求斯的漏油事件并不是一起孤立事件,而是该行业不可接受行为模式的部分,经常将商业考虑置于安全和环境之上。

小岛屿国家虽然有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但这些国家海洋环境公益诉讼的案例还非常少,根源在于对提起环境公益诉讼主体的限制,社会组织被排除在外。就小岛屿国家当前制度来讲,海洋监管部门门和检察院才是可以提起海洋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诉讼的机构。而海洋学学者认为,社会组织理应属于海洋环境公益诉讼的适格主体。

从生物安全的角度来看,漏油事件导致长期的生态危害必然会带来生物安全威胁,小岛屿国家可能会制定和完善《生物安全法》。这些国家应该早点采取相应一个措施,加强这领域的工作力度,从历史来看,单靠行政部门和检察院来维护海洋生态安全,远远不能满足海洋生态环境维护的需要,要允许社会组织参与进来。

目前海洋环境权益维护,依然是小岛屿国家的短板,缺乏健全的制度体系,一旦发生类似事故,不利于维护小岛屿国家海洋安全,彰显海洋主权。所以小岛屿国家应该以毛里求斯事故为警钟,健全海洋环境维权制度等。


参考资料:

[1]《千吨燃油毁了曾经的天堂》,澎湃新闻网,2020年8月13日,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8705852

[2]《毛里求斯漏油日本货轮船长被捕》澎湃新闻网,2020年8月19日,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8797616

[3]《毛里求斯宣布日本搁浅货船抽油工作结束》,文汇网,2020年8月20日,https://wenhui.whb.cn/third/jinri/202008/20/366910.html

[4]《漏油阴影下,毛里求斯海洋生态系统岌岌可危》,澎湃新闻网,2020年8月20日,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8809596

[5]《作为肇事方还不如法国印度上心,日本处理毛里求斯漏油事件挨批》,凤凰网,2020年8月21日,http://news.ifeng.com/c/7z7SByOluG3

[6]《日本货轮漏油事件令毛里求斯生态面临“灭顶之灾”》,新浪网,2020年8月22日,https://tech.sina.com.cn/roll/2020-08-22/doc-iivhuipp0040226.shtml

[7]《毛里求斯搁浅货船漏油事件引发民众抗议》,新华网,2020年8月30日,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20-08/30/c_1126430582.htm

[8]《毛里求斯漏油事故由谁买单?》,信德海事网,2020年8月31日,https://www.xindemarinenews.com/world/23122.html

[9]《漏油事故打击当地渔业》,新浪网,2020年9月2日,https://news.sina.cn/gj/2020-09-02/detail-iivhuipp2101962.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