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对印度洋地区经济发展的影响
发布时间: 2020-08-10 浏览次数: 10

摘 要】印度洋作为中国海外贸易的生命线,其战略地位非常重要。中国在新冠疫情中所表现出的大国风范和责任担当,使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在印度洋岛屿地区逐渐深入人心。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一带一路”在印度洋地区实践的重要指导思想,探讨其内涵对印度洋地区经济发展的示范性效应具有很强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引言

传统经济研究范式大多局限于将发展模式和效能影响等作为研究对象,如经济结构、发展理论、经济利益、经济效益、投资利润、经济行为体、经济安全、经济主权等选题。其研究内涵更多关注的是基础研究,聚焦学问,偏重于学术性,对经济决策咨询在国家咨政建言、成果转化、舆论引导和社会服务中所发挥的作用等方面则很少涉及。在智库视阈下的印度洋岛国经济研究集中咨政,以国家经济对外开放政策和理论研究为主,强调应用性,重视应用对策研究。新形势下的经济决策行为机制研究整合资源,贯彻“两洋战略”1,全面融入印太地区发展,助力制定符合适宜的经济开放和投资政策,以弥补原有经济政策体制所存在的缺陷。

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是习近平外交的思想精髓,“一带一路”是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的具体实践。“一带一路”倡议和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凸显了“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为世界谋大同”的伟大使命和宽广的世界视野。这两个全新的概念和方略突破了地区和发展模式符号化的问题,为新时期国家对外经济、对外战略的转型指明了发展方向,同时,反映了我国整体宣传战略、外交战略乃至发展格局的深刻转型[1]。在经济全球化、全球和区域治理、人类命运共同体等人类共有现象蓬勃兴起的大背景下,中国经济行为体在国内外的一举一动和发展状况日益受到这些人类共有现象的影响[2],并被其所左右。随着更多的企业参与智库建设,企业将在印度洋岛国经济现代化进程中发挥重要作用。因此,探讨印度洋岛国经济发展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联系,具有重大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内涵

中国经济职能部门和企业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建构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这个思想体系在服务于中国国家利益的基础上,实现中国与印度洋地区的和谐发展,能很好地指导中国在印度洋地区“一带一路”建设。由于经济全球化以及工业化和技术的发展,以往相对独立的印度洋地区体系逐步融合为一个统一的全球体系和世界市场。除了经济上的相互依赖以外,工业化、技术的进步、恐怖主义的外溢等,也使得中国和印度洋地区在安全领域的相互依赖程度不断上升。全球化是一种人们面临的生活时空转变的现实,发生在遥远地区的种种事件,都比过去任何时候更为直接、更为迅速地对人们发生着影响,它们以其强大的生命力成为新时期中国印度洋地区战略的理论基石和思想渊源[3]。人类生活在同一个地球村里,生活在历史和现实交汇的同一个时空里,越来越成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4]。构建印度洋地区命运共同体,既是应对日益增多的全球性问题,也是应对中国崛起所带来的一系列误解和猜忌,旗帜鲜明地表明中国希望建设一种积极的地区和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积极的秩序指国家行为体希望通过合作来实现外交目标。共同体是一个温馨舒适的场所,人们相互依赖和互相帮助,是一种情感上的寄托[5]。所有共同体都为某种善而存在,为某种善而建立。原始社会时期的共同体因自然而形成,奴隶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国家行为体因个体特殊利益而形成虚幻的共同体[6],这些都不是印度洋岛屿国家所需要的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些国家需要的是自由、公正和民主的联合体。总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是一个宏伟的目标,需通过推动相互依赖和功能性的合作、经济社会一体化共两个历史阶段[7],是一个有阶段和层级的、呈动态发展的渐进过程。


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对印度洋地区经济发展的影响

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为印度洋岛屿地区的贸易区建设提供新的发展思路。塞舌尔、马尔代夫、毛里求斯的经济发展已呈现多元化且具有活力,其经济发展速度不但快且经济安全系数较高。自 2015 年以来,中国先后与塞舌尔、马尔代夫、毛里求斯和斯里兰卡等国达成自贸协定。该协定除平衡双方经济贸易利益外,最重要的是让印度洋岛屿国家搭上中国经济发展的顺风车,共享中国改革开放的经济发展成果,实践中国—印度洋岛国命运共同体的宗旨。

印度洋各国也采取一些强力措施来吸引来自中国大陆、香港、澳门和台湾等地的资本投资。首先,当地政府根据自身经济、财政和生产力现状,有针对性地对部分行业给予特殊性照顾,如税收和政策优惠,将国家资金投入和产业发展协调起来,以达到合理利用外资、服务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目标;其次,政府根据不同行业在经济发展中的重要性差异,制定不同的税收减免和纳税标准、贷款优惠利率;最后,政府还为企业普及《自由港法》,为外资企业在退税、免税和税收减让、投资程序简化方面多创造有利条件,让外企安心服务于本国经济建设,造福所在地区人民。

利用经济和货币杠杆,邀请印度洋岛屿国家加入亚投行,丰富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内涵,为其在其他地区的具体实践提供范本和蓝图。除科摩罗和马达加斯加外,其他印度洋岛国的经济基础都比较好,拥有漂亮且干净整洁的工业基础设施和生产、生活居住空间。同时,这些国家基本上是欧洲裔、印度裔和华人比较集中的地区,多元民族结构带来文化包容。我国和上述国家间的外交关系总体呈现平稳发展态势,在政治方面建立了良好的互信关系,提升了双方在相关领域的合作水平。亚投行作为一个平等互惠、开放包容的多边经济合作机构,不但受到斯里兰卡在内的印度洋岛国的热烈欢迎,还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提供了一个可供操作和实践的平台。

马尔代夫于 2015 年率先加入亚投行,成为印度洋岛国和中国进行深度经济合作的先行者,在一定程度上带动其他印度洋岛国和中国扩大经济合作范围,中国“一带一路”和印度洋所在国的发展战略对接进入新的历史阶段。在中马经济深度合作的示范带动作用下,斯里兰卡、毛里求斯、留尼汪、塞舌尔、科摩罗和留尼汪等对象国从不同程度上扩大了和中国经济合作的领域。亚投行跟随中国企业投资步伐,跨越洲界和地理空间,成为印度洋岛国可信赖的经济合作伙伴,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逐渐被所在国接受和理解,部分印度洋岛国开始将自身“2030 经济愿景”和中国“一带一路”进行对接,在金融货币、基建、转口贸易、人民币境外结算、远洋补给等领域进行深入合作。

印度洋地区的新趋势和新特点,要求国内需要新的经济投资和外交理论成果来推动中国和印度洋岛屿地区的经济交流与合作,从而发挥企业在我国软实力建设和“一带一路”建设中的独特作用,助力印度洋岛屿国家真正地走上生活富裕和安居乐业之路,促成“一带一路”在岛国落地生根。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为印度洋岛国开放的投资贸易环境和中国企业“走出去”牵线搭桥,推动中国企业实现国际化和全球化发展,降低其国内过剩产能,将两国经济资源进行优化配置,将为所在国家和人民带来丰厚的利益回报,使中国经济对外战略更具吸引力和可持续性,从而不断提升中国在印度洋地区的经济影响力,最终服务于国家战略发展需求。

(作者:俞家海等,华南理工大学印度洋岛国研究中心研究员)


【参考文献】
【1】俞家海,张伟军. “一带一路”在缅对接现状与挑战[J].印度洋经济体研究,2017(06):61-76.

【2】徐国琦.从“跨国史”和“共有的历史”角度推进当代中国外交史研究[J].中共党史研究,2019,250(04):72-75.

【3】顾振楠.马克思的经济全球化思想和我国对外开放的思想渊源[J].中共中央党校学报,2003,7(01):118-122.

【4】习近平.论坚持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8.

【5】齐格蒙特·鲍曼.共同体[M].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7.

【6】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1 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7】宋伟.关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论思考[J].太平洋学报,2020 (1):1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