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桌餐”等隐秘聚会怎么破
发布时间: 2017-05-03 浏览次数: 15

中央八项规定出台以来,正风肃纪重拳出击,“四风”公开表现明显减少,再不敢嘚瑟到群众面前。但一些改头换面、隐形变异的“四风”问题仍不时出现,特别是转入地下的“隐秘聚会”,给监督执纪带来新的挑战。十八届中央第十轮巡视反馈提到的“一桌餐”问题,就是其中的典型表现。

  魔高一尺,必然要求道高一丈。那么,“一桌餐”到底有哪些表现和危害?如何有效治理隐秘聚会?

不吃公款吃老板,高档小区隐藏变种“吃喝风”

  2016年10月8日,中央第十一巡视组向江西省委反馈巡视“回头看”情况时指出,“一桌餐”成吃喝风新变种,出现了“不吃公款吃老板”的现象。中央巡视组一针见血点出问题,“一桌餐”由此随即进入公众视线。

  “所谓‘一桌餐’,是指由私人住宅改造、不对外公开营业、仅为少数特定人员提供餐饮娱乐服务、具有私人会所性质的隐蔽场所。因为一般只供一桌客人用餐,所以称它为‘一桌餐’。”江西省纪委党风政风监督室正处级纪律检查员衷文俊介绍,“一桌餐”问题的出现,有个逐步演变的过程。

  党的十八大以来,江西省与全国各地一样,深入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不断加大纠治“四风”力度,一度泛滥成灾的公款大吃大喝几近销声匿迹,包括躲进会所吃喝享乐的歪风,也随着严肃整治而大为改观。然而,“四风”问题根深蒂固,少数还想继续吃喝的人便又转移到单位内部食堂、培训中心以及私人企业餐厅、农家乐里。有些私营企业主挖空心思,把私人住宅改建为接待场所。组织者以没有动用公款而无所顾忌,参与者以私人聚会而心安理得,私营企业老板也因能为领导服务而乐此不疲,“不吃公款吃老板”“不进会所进社区”的隐蔽聚会潜滋暗长,家庭式会所的“一桌餐”问题悄然出现。

  位于江西省南昌市红谷滩新区的海珀兰庭小区,是南昌市最高档的一个小区。江西省纪委提供的数据显示,在这个只有270多户人家的封闭式住宅区中,竟发现17个“一桌餐”场所。2016年8月中央巡视组向江西省委交办的2件“一桌餐”问题线索,都发生在这里。

  时任江西省纪委党风政风监督室主任陈阳霞、省委组织部干部教育处处长程子亮、南昌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戴晓明等人,就是因违规参与“一桌餐”吃请而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事实上,“一桌餐”问题并非江西独有,福建、河南等省也先后查处了一些典型问题。如福建省厦门市民政局民间组织管理局局长石好荣,先后接受多名业务关系人的宴请,指定用餐地点均为厦门市某住宅区内的陈酒养生收藏馆。

  透过通报的案例,从“在哪吃”“谁来请”“谁来吃”三方面分析,可以看出“一桌餐”虽然区别于会员制的私人会所,但同样具有私人会所的性质。衷文俊介绍,“一桌餐”的接待场所一般设在高档住宅小区内,且不对外公开营业,具有隐蔽性。承担接待费用的一般是私营企业主,接待对象则是党员领导干部和公职人员。据记者了解,“一桌餐”起初讲究豪华装修、高档菜肴,享乐奢靡现象突出。后来为规避调查,菜品不再一味追求奢华,而是打着“家宴”的幌子、“亲近”的牌子,着力显示宴请的特殊性及对客人的尊崇。

  需要注意的是,并不是所有在私人住宅中的聚餐都属于“一桌餐”。江西省纪委案件审理室有关同志认为,区别于一般的朋友聚会,“一桌餐”的目的性十分明确。买单的企业老板既不是“人傻钱多”,也不是兄弟义气,他们看中的无非是党员干部手中的权力。通过邀请党员干部吃喝,笼络感情、收买人心,“衙门有人好办事”,企业主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利益。

顶风违纪败坏风气,“一桌餐”易成权钱交易温床

  “我不过是在周某某公司简单吃个饭,又不是在高档酒店,你们这样也太小题大做了吧?”面对县纪委工作人员的询问,福建省连江县小湾村党支部书记林庆文不以为然。2016年6月,林庆文利用监管和参与拆除违章建筑的职务便利,接受违建户周某某邀请,在连江凤翔现代城小区中周某某的公司内吃喝。

  正风肃纪高压之下,像林庆文这样仍然存在模糊认识的党员干部不是个例。有的纪律观念淡漠,认为没有动用公款,吃点喝点没什么问题;有的缺乏警觉性,面对请吃“抹不开面子”;有的心存侥幸,自以为行为隐蔽不会被发现;有的不收手、不收敛,我行我素、顶风违纪。思想认识有偏差,行动上必然出问题,这是“一桌餐”在一些党员干部中拥有市场的根本原因。

  “事实上,‘一桌餐’是顶风违纪的典型表现。”江西省纪委案件审理室负责同志讲到,《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对违规出入私人会所等作出了明确禁止性规定,已是不可触碰的纪律红线。对照党规党纪,“一桌餐”无疑是对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背离。同时,“一桌餐”也是对组织监督和群众监督的有意规避。党员干部本应自觉主动接受监督,而“一桌餐”的场所却选择在高档小区的私人住宅,以此躲避组织监督,充分说明心中不坦荡。

  与其他穿上“隐身衣”的变异“四风”一样,“一桌餐”反映的问题和带来的危害十分严重。一方面,聚会场所人来人往,进出人员一身酒气,“一桌餐”所在小区的邻居和业主对此反映强烈。另一方面,“一桌餐”极易腐蚀党员干部,滋生圈子文化和权钱交易等腐败问题。在觥筹交错中,不仅助长了享乐主义、奢靡之风和特权思想,也为权钱交易搭建了平台,不仅影响党员干部公正履职,更形成了官商各取所需的“小圈子”。

多管齐下常抓不懈,持续释放越往后执纪越严强烈信号

  “一桌餐”问题的出现,再次证明“四风”问题具有顽固性、反复性,稍有放松就可能死灰复燃。中央纪委七次全会明确要求,作风建设必须常抓不懈,要紧盯无视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潜入地下公款吃喝等老问题,把纠正“四风”往深里抓、实里做。要密切关注新动向,不断采取新招数,坚决防止不正之风反弹回潮。

  根据中央巡视组反馈的意见,江西省深入整治“一桌餐”问题,省纪委分3批次严肃查处了33名党员干部,其中党内严重警告7人,党内警告3人,诫勉谈话3人,其他处理20人。江西省纪委有关负责同志表示,“四风”问题花样翻新、越来越隐蔽,但任其“七十二变”,党规党纪的红线不变。

  对出入“一桌餐”吃请、躲在单位内部食堂吃喝玩乐等问题,抓早抓小、露头就打,形成强力震慑。纪检监察机关必须坚持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面,加大明察暗访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对问题突出、影响恶劣、屡禁不止的,实行“一案双查”,既追究当事人责任,又追究相关领导责任,并点名道姓通报曝光,释放越往后执纪越严的信号。

  一手抓查处,一手抓教育。江西省纪委印发了《关于重申严禁党员干部出入私人会所、违规接受吃请纪律的通知》,向广大党员干部划出红线,开列负面清单,明确规定党员干部一律不得组织和参加在具有私人会所性质的隐蔽场所安排的宴请,并借此开展警示教育,要求全省党员干部对照检查,作出承诺。

  充分发挥人民群众的监督作用。福建省连江县邀请11名社区干部、居委会主任、热心社区事务人士组成“一桌餐”信访举报联络队,紧盯高档社区、农家乐等场所的“风吹草动”。江西省在“廉洁江西”微信公众号开通“四风”问题举报入口,引导网民通过手机照片、视频等反映身边的“四风”问题,开启24小时纪律“探照灯”,形成了人人监督的良好局面。

  建立联系协作机制,加大综合治理力度。江西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加强与财政、审计、税务等职能部门的沟通协作,建立问题线索移送和信息数据共享机制,利用“大数据”发现“三公”经费管理使用中存在的隐蔽“四风”问题。河南省纪委推动建立全省整治规范隐蔽餐饮服务场所私人会所联席会议制度,省住房城乡建设厅、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等7个部门立足各自职责,强化行业监管,使专项治理走向制度化、常态化、长效化。

  从根本上铲除“一桌餐”等隐秘聚会土壤,关键是在规范权力运行上下功夫,构建“亲”“清”政商关系。党委要敢于担当,敢于负责,运用“四种形态”特别是第一种形态,勤打招呼常提醒,教育引导党员干部强化纪律规矩意识。要从“管住权”上着手,不让权力滴漏,打破权力寻租的基础,这样才能没收官员和老板进行利益交换的“资本”,让官员“吃”不到公款也“吃”不到老板,铲掉官商勾结、权钱交易、以权谋私的根源。(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杂志,记者 李靔 原晓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