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第一次大会的回忆
发布时间: 2009-03-30 浏览次数: 306

 陈潭秋

 
       一九二一年七月的下半月,在上海法租界蒲柏路的女子学校,突然来到九个客人。他们都下榻于这学校的楼上,在学校的楼下,除掉厨子和校役以外谁也没有,因为学生和教员都放了暑假。一个认识的校役则被请为大家每日作饭。另外他的任务,注意不放一个生人时来。假使不是认识的人向厨子解释,那他会根本不知他们是谁,因为他不懂得他们的土话,他们讲的都不是上海话。有的讲湖南话,有的讲湖北话,而有些则讲北京话。

  这到来的许多人,是中国各地共产主义小组各地代表。他们到上海来的目的,是为正式成立中国共产党。在这九人里面有湖南长沙的共产主义小组的代表毛泽东、何叔衡;武汉共产主义小组的代表为我和董必武;山东济南的代表王烬美和邓恩铭。那时王邓两人是非常活泼的青年,王后来死了--非常严重的工作侵蚀了他,邓则被捕后死在狱中。北京的代表是刘仁静,后来为托洛茨基派,被党开除了党籍,现在国民党特务机关内工作,执行与共产党斗争的专门任务。广东的代表为鲍怀璨,后变为叛徒,向国民党投降了。代表日本的中国学生及侨民的为周佛海,现在国民党的著名领袖之一,而周佛海在广东时期,因其进行反党活动,唧 被党开除。在第一次大会上,参加的一共只有十一人,除了上面所指出的九人以外,还有代表北平的张国焘,李汉俊、李达。李汉俊在四次党的大会上被开除党籍,因他拥护右派机会主义的观点,并与北洋军阀有联系往来。在武汉政府叛变后,即被安徽军阀枪毙。而李达则在五卅后为革命浪潮高涨惊骇而退出党了。广东第二个陈公博,他在陈炯明暴动反对孙中山时,他帮助了他反对孙中山。陈公博受了党的屡次警告,结果仍开除了党籍;后很快即成为有名的国民党活动家。


  取消派领袖陈独秀,在第一次大会上未出席。那时他在陈炯明下做广东的教育部长。在第一次大会后,陈独秀参加中共领导很久。在一九二五至一九二七年革命严重时期,他自己的投降政策出卖了革命事业。


  中共第一次大会是在七月底开的。大会的组织是非常简单的。张国焘被选为主席,秘书为毛泽东和周佛海。大会开幕就在上面所说的校内举行的,而大会本身的工作,则在李汉俊的家里进行。大会共开了四天。讨论以下的问题:1、目前政治状况;2、党的基本任务;3、党章;4、组织问题。


       在讨论这些问题时,发生了有力的争论,部分的对党的基本任务和组织原则问题。一方面以李汉俊为首表示公开的“马克思主义者”,认为无产阶级尚很幼稚,不了解马克思主义的思想,需要长期的宣传教育工作。在这一基础上,李汉俊认为无需建立真正无产阶级政党,反对专政,拥护资产阶级民主。他指出就是在资产阶级民主范围内,亦可以公开的组织和教育无产阶级的,用不着组织职工会,最好还是用一切力量去发展学生运动和文化教育工作。李汉俊申明首先应真正的组织知识分子,用马克思理论给他们武装起来,然后,当知识分子已掌握了马克思主义时,才能有力组织和教育工人,因此他认为无产阶级的党,用不到有纪律的战斗的党,把联合知识分子、使党成为公开的组织和和平的政党,研究马克思主义的组织来与他对立。由此他得出结论:凡承认和宣传马克思原则的都可为党员。参加党某一组织和在里面进行实际工作,他认为是不必要的。李汉俊的观点拥护的还有李达和陈公博。


  另外是一种极左的观点。以刘仁静为首,认为无产阶级的专政是斗争的直接目标,反对任何用公开的形式的工作,一切知识分子都为资产阶级思想的代表者,他认为照例应拒绝知识分子入党。同情他的观点的有鲍怀璨。


  大会大部分的代表都反对了这两个都不正确的观点。终于通过了一个共同方针,即党的基本任务为争取无产阶级专政而斗争。在规定目前时期斗争的策略时,指出党不仅不拒绝,而相反必须积极号召无产阶级参加和领导资产阶级民主运动。通过了方针,要求党成为战斗能力及有纪律性的无产阶级下沉。发展职工运动为党工作的中心任务。关于工作公开形式的问题,则指出,如有利于无产阶级的则党应当利用他。至于党的组织原则和接收入党的条件,则采取俄国布尔什维克的经验。

        通过这些方针,成为建立中国布党的开端。最后的批准党章改至大会的第四日议事日程上。但这天吃过晚饭后,大会的参加者晚八点集合于李汉俊的家中,主席宣布大会继续工作时,在隔壁房间内发现了一穿长褂的可疑人物,追问这不知名的人,问他是谁,他回答说找社联组织的主席姓王的一个人,后又说找错了,即很快出去了。对的离李汉俊房子经过三幢房子的地方,有一个社联组织。但大家知道这一组织并没有主席,更没有姓王的人在。因此这人对我们非常可疑,我们即很快收集了文件隐藏起来了,只剩下李汉俊和陈公博,当真没有经过十分钟,李汉俊的家中即出现了九个侦探和警察搜查房子。除了公开的马克思主义书籍外,他们什么也没有找到,因此,没有人被捕。每人因此不得不找寻宿处,回到女子学校,我们又不能,因为我们想侦探是从女子学校的踪迹探知我们的。


  在开始时,计算七天完结大会的工作的,但是因此不得不缩短到五天。同时在上海找不到大会工作继续的适当地点。决定了到杭州西湖去,但是在到出发前,又得出了结论,西湖不是适当地点,因为那里游人太多。因此即在离上海三北里城的南湖举行。这里虽有游人,但较少,到那里后,我们即租了一只大船,买了食物、酒,好象游人一样,在湖上的船中进行大会的工作。


  这是大会的最后一天。李汉俊和陈公博没有出席,因为在搜查后,在他们后面有人盯梢。那天早上是阴天,但在八点钟后,即有许多游人。当然因此使我们的工作困难,但在十点半钟时,正起小雨来了。游人都散了,因此保证能安心工作。直到晚上十一点的一整天,我们都讨论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除了最后批准党章外,我们还讨论了对孙中山的态度问题,关于设立中共临时中央局的问题。然后举行了中央局的人选。关于对孙中山的态度问题,引起了不大的争论。鲍怀璨认为共产党与孙中山是代表两个不同的阶级,在中间不应有任何的妥协。因此对孙中山应对北洋军阀一样看待,甚至要更坏一些,因为他自己的武断宣传,使群众彷徨。这一种思想受到了大会代表的打击,对这问题通过了以下的方针:一般的对孙文学说应带有批评性的来对待。但个别的实际上进步的行动应拥护,采取党外形式的合作。通过了这一原则,可以说与今后共产党和国民党中间的合作放下了基石,同时也为发展反军阀和反帝运动的基础。


  在第一次大会前除掉在日本法国的留学生侨民的共产主义小组外,只有在上海、广东、长沙、武汉和济南有共产主义小组,在南京、成都和杭州只有个别的共产主义者。那时共产党员一共不过几十人。因此决定不组织正式的中央。为得与存在的个别支部发生联系,建立党的中央局,党的名称为中国共产党。


  在临时中央局里选张国焘、陈独秀、李达为委员,候补者为周佛海、李汉俊、刘仁静。这样即完结了中共的第一次大会,产生了伟大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革命和引导中国人民的争取民族和社会解放的斗争。虽然中国共产党的年龄并不大,而他经过了在斗争中的许多锻炼和受了大的牺牲,党在成立后,已经领导了全世界闻名的广东、香港海员罢工,京汉铁路工人的罢工,开滦煤矿工人的总罢工。在这些斗争中,党已生长和巩固到这样了,已能组织五卅运动,争取伟大中国革命的领导权,组织延长到十六月的香港罢工,进行了上海三次暴动和举行了历史上的广东暴动,放下了中国苏维埃革命的开端。在国民党叛变革命后,成千成万的共产党员和共产党领导工作人员、无数的工农在国民党制度下受到了牺牲。在这些光荣革命牺牲者的血上生长起来了几十万的英勇中国红军,建立了广大的苏维埃区域。中国共产党在现在空前的民族危机条件下,正为联合全体反封建反帝的力量,来使中国人民得到民族解放及社会解放的最后胜利。


  在十五周年时,党的新政策——全民抗日救国统一战线的新政策——受到中国人民广大群众的热烈响应。正在发展着的反日斗争,不可避免的将更加扩大和变为大的历史上的战斗。


  共产党内部思想上的斗争助长了党的发展、巩固和布尔什维克化。还在第一次大会上即进行了党内正确的斗争,反对了孟什维克及超左的倾向。八七会议反对了陈独秀的机会主义。六次大会反对了机会主义和盲动主义。四中全会与立三路线及罗章龙右派作了斗争。这种斗争推进了党走向布尔什维克化路上去。


  在这十五年的中国革命澎湃发展的英勇斗争中为革命事业而牺牲许多老的共产党员,另一些则叛变了革命,走进了反革命营垒。在第一次大会时期加入的党员,现在剩下的简直很少了。但在一次大会后,生长起来了新的力量。我们党最好的领袖、苏维埃和红军最好的领袖、在党内党外斗争中锻炼出来的毛泽东、朱德和其他人——现在领导着中国人民的伟大的历史的斗争。


  在第一次大会时,中国共产党尚未与共产国际建立联系,但他的总路线,同样他的组织原则都按照列宁——斯大林的布尔什维克建立的。在第二次大会上,中国共产党决定了加入共产国际,直到现在,党的一切生活,一切斗争,一切政策,中国红军和苏维埃的发展和巩固,都受到了共产国际的帮助和领导。正因为如此,中国共产党对共产国际的尊敬、信仰和忠实,随着本身党的生长在加强着。生长着,巩固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