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论|华南理工大学副校长朱敏:建立协同机制打通成果转化链条中的各类关卡

来源:科技成果转化办公室发布时间:2019-07-25浏览次数:10

近日,2019年广东高校科技成果路演大赛初赛在佛山落下帷幕,初创组和成长组共计75个项目完成路演。期间,与投融资机构及产业园区的对接活动也同步举行。

“筑巢引凤”推动高校科技成果在佛山落地,路演大赛只是其中的一步。近年来,佛山把推进产学研协同创新、促进科技成果转化作为提升自主创新能力的重要抓手,将以广东高校科技成果中心建设发展为契机,进一步提升“佛山制造”的核心竞争力。

如何破解高校科技成果的瓶颈,切实增强高校服务经济发展的能力已经成为科技创新发展过程中亟待解决的重大课题。高校科技成果转化面临怎样的难题?产业对接的突破口在哪里?落户佛山的广东高校科技成果中心将如何发挥平台作用为其助力?本期“来论”邀请相关专家学者共同探讨,敬请垂注。


建立协同机制打通成果转化链条中的各类关卡

文|朱敏

随着国家科技成果转化“三部曲”的发布、地方成果转化条例的出台以及各级政府的大力推动,高校科技成果转化工作在引领原创成果不断突破和主动服务国家重大战略的过程中,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根据《中国科技成果转化2018年度报告(高等院校与科研院所篇)》数据显示,2017年,2766家研究开发机构、高等院校以转让、许可、作价投资方式转化科技成果的合同金额、合同项数增长迅速。合同金额达121亿元,同比增长66%,合同项数为9907项,同比增长34%。

可见,目前我国已经初步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政策法规体系,有效调动了成果转化参与的各类主体的积极性,形成了千军万马共同推动科技成果转化的新局面。

华南理工大学科技成果应用转化率、专利实施率等指标一直稳居全国高校前列、华南地区首位。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学校就有意识地根据时代创新创业政策导向,不断聚焦国际前沿和国家重大需求,将应用科学研究与企业生产一线需求紧密融合,不断完善学校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的政策体系。

从2015年开始,华南理工大学在全国高校率先出台“华工十条”,探索以质量和贡献为导向的分类评价机制,将转化类项目收益的大部分奖励给科技成果完成人及其团队,鼓励教授、学生与产业界保持联系,促进实验室内的各类前沿成果走出华工校门,进入产业一线。

2018年后,学校重点以共建校企联合实验室为抓手,大力推进五大研究院和国家大学科技园等科技成果转化示范区的建设,共吸引各方投资超过10亿元,孵化高技术企业160余家,不断推动创新链、产业链、资金链三链融合,加速推进科技成果转化。

2018年,学校承担的科技成果转化项目数超过1800项,总经费超过11亿元,其中服务广州总体支撑指数在穗高校排名第一。在智能与新能源汽车、智能装备及机器人、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医药等国家重点发展的领域,华南理工大学与华为、科大讯飞、埃克森美孚、联想集团等规模以上企业共建57个校企联合研发机构,打造学校科技研发、企业创新发展新源头。

其中,学校与科大讯飞在脑机协同与混合智能技术领域的产业化合作,是华工“应用成果培育—科技成果转化—科技企业孵化”特色链条式科技成果转化服务的典型。

从2017年双方共建校企联合实验室开始,学校在神经科学、微电子和计算机信息处理等领域的最新成果市场估值已超过3600万元,与科大讯飞共同孵化的高新科技企业,加速推动了脑机协同与混合智能技术的产业化应用发展。

此外,学校研发的高韧超薄沥青磨耗层技术在顺德国家大学科技园孵化了道路新材料企业,其项目负责人是土生土长的华工人,本硕博都经历了华工“三育人”教育体制的培养,其研发生产的全球最薄沥青路面材料已成功应用在港珠澳大桥人工岛、白云国际机场、广澳高速、广佛高速等一百多个粤港澳大湾区重要交通枢纽,以及全国12个省市。

但是,科技成果转化是一项多主体参与、产业与经济深度融合、高附加值、且转化链条相对较长的探索性任务,涉及了前沿技术、价值评估、企业股权、产业化应用、财税金融、法律、知识产权等多个领域,各主体对科技成果在转化的各个节点的认识存在一定差异,会制约成果转化的畅通性。

笔者认为,要想真正贯通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转化全链条中的“堵点”,还需要参与整个链条的各方主体协同配合和共同努力,进一步细化和落实相关政策,加大资源投入,才能有效打通科技成果转化链条的各个环节。

对此,笔者建议政府在科技成果转化的全链条中应予以持续关注和指导,建立协同机制,引导各参与的创新主体共同配合,打通成果转化链条中的各类关卡。

在此过程中,政府可借鉴国外科技强国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的经验。不仅可聚焦于对前沿基础的财政投入扶持,还可以通过设立科技成果转化与技术开发项目的方式,支持和鼓励高校连同企业一道,聚焦核心产业的“卡脖子”技术,开展相关科技应用攻关,并对成果转化的各个环节给予更多支持和资助,鼓励更多实验室的科研成果“下海试水”。

另一方面,校地共建的创新研究院和大学科技园等各类产业技术创新平台已经成为高校实现科技成果转化、开辟新的经济增长点的重要载体,建设产业技术创新平台将能更有效、更直接地将学校的科研成果推向地方产业发展需求,直接为区域经济社会发展与创新体系服务,因此也应对高校建设的创新研究院和大学科技园的持续发展和成长给予大力支持。

实现创新与创业相结合,是高校深化产教融合,汇聚各地市政府、企业、金融资本等创新主体的资源,探索构建更加富有成效的产学研协同合作途径之一。笔者认为,政府要重视对高校与地方共建的创新研究院和大学科技园等各类产业技术创新及成果转化平台的政策扶持和资金投入力度,进一步提高高校科技创新资源的集聚度、影响力,助推高校产学研深度融合的技术创新体系建设,让更多优秀科技成果得到转化应用,从而为加快创新型广东建设提供有力的科技支撑,作出更大的贡献。

(转自南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