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跨文化传播中平等对话的一些思考(研究生.方艳芹)
发布时间: 2015-10-27 浏览次数: 98

在这周《跨文化传播》课中,我们谈到了跨文化传播中的平等对话问题,从最开始一味地坚持“平等、平衡”这些很抽象的字眼和一些模糊的概念,到接受安老师的引导,我在课下也沿着安老师的思路进行了一些资料的查找和思考。

文科的东西最忌“大、空、全”,对于初次接受跨文化传播知识的我们来说,什么都尽可能往大了去说,认为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不变真理。一提到跨文化,我们就会想到会有差异,而差异的症结所在就是文化价值观本质上的不同。这样一来,我们就很容易把自己置于一个不可知的境遇,找不到解决的办法。

在这次课上,老师问我们如何进行平等对话,我们就七嘴八舌的说要注意二者的平衡,要能够忍受彼此的不同。这样的回答在我看来似乎已经可以完全答复这一问题了,没有更深层次的方法了吧。但是,安老师又对我们进行引导,循循善诱地提示我们在这个过程中需要注意什么呢?我们就说要理解,要尊重异域文化。这依旧是很空洞的抽象的理论。思考到这里,我们已经穷尽了,把能想到的关于如何进行跨文化传播的所有词汇都搜刮了个遍,我们都很疑惑,还需要怎么做呢?这时候,安老师讲了一个词汇:sensitivity。敏感性,我们一下子恍然大悟,来源于认知层面的跨文化敏感性是这一系列工作的大前提。

这应该和传播效果有一定的关联性。考研复习中,看郭庆光的书《传播学教程》,里面有个章节对传播效果进行了很详细的说明。传播效果是指传播对人的行为产生的有效结果。具体指受传者接受信息后,在知识、情感、态度、行为等方面发生的变化,通常意味着传播活动在多大程度上实现了传播者的意图或目的。它可以说是传播行为产生的有效结果。传播效果依其发生的逻辑顺序或表现阶段可以分为三个层面:外部信息作用于人们的知觉和记忆系统,引起人们知识量的增加和知识结构的变化,属于认知层面上的效果;作用于人们的观念或价值体系而引起情绪或感情的变化,属于心理和态度层面上的效果;这些变化通过人们的言行表现出来,即成为行动层面上的效果。从认知到态度再到行动,是一个效果的累积、深化和扩大的过程。跨文化敏感性则是跨文化传播中认知层面上的最初反映。

跨文化敏感性(Intercultural Sensitivity)关注的是适应和学习另一种文化时产生的情绪。是跨文化传播能力的一个重要方面,是跨文化交流的前提条件。在跨文化传播过程中,不同背景的人由于文化取向、价值观念、宗教信仰、伦理方式、思维方式、生活方式等方面的个性特征,使他们在信息的沟通交流、思考方式等众多方面表现出差异。不能敏锐的感知和调解这些因文化不同而表现出的差异,容易在跨文化传播中引发矛盾、误解、偏见,甚至冲突,也就实现不了平等对话的目的。安老师提示我们跨文化敏感是复杂的,我们需要考虑到多重因素。

在实际生活中,我们往往会具有敏感性这一能力。譬如在和别人说话时,我们会顾及到对方的反映,他是在打瞌睡,是在心不在焉,还是在点头赞同,抑或是微笑示意,这涉及到语言传播和非语言传播。但只要我们留心观察,然后针对听者的反映,做出相应的调整,就会收到良好效果。当然,这是能够较好利用跨文化敏感性进行有效沟通的例子。

Milton J. Bennett1993)依据个人发展的阶段定义了跨文化敏感度,并提出了跨文化敏感性的发展模式(下附),这种发展模式在处理文化差异的过程中体现了一系列渐增的敏感性,即通过对差异阶段性的认知和接受,逐渐从民族中心主义中摆脱出来,Bennett把这种现象称为“民族相对主义”(ethno relativism)。Bennett模式中的主要概念是他所称的差异(differentiation),以及一个人如何培养识别和包容差异的能力。在他的概念中,差异指两种现象:第一,人以不同的方式看待同一事物;第二,文化的不同在于对待差异的方式不同,或是世界观不同。根据Bennett的观点,第二点具体指文化能够提供一种理解现实、感知周围世界的方式。这种理解现实世界的方式因文化而异。因此,发展文化敏感度意味着学会认识和处理在感知世界过程中文化与文化之间的根本差异。(http://210.46.97.180/jpk/ebook/a1.html《解读跨文化学习》)  

跨文化敏感性的发展模式

民族中心主义阶段

(Ethnocentric Stages)

民族相对主义阶段

(Ethno relative Stages)

1、拒绝阶段(Denial

孤立策略(Isolation

隔离策略(Separation

4、接纳阶段(Acceptance

尊重其他文化阶段(Respect   for

尊重行为差异阶段(Behavioral   Difference)

尊重价值观差异阶段(Respect   for Value Difference)

2、防御阶段(Defense

诋毁策略(Denigration

优越策略(Superiority

文化倒置策略(Reversal

5、文化调适阶段(Adaptation

移情阶段(Empathy

多元文化主义阶段(Pluralism

3、差异减少阶段(Minimization

强调物质普遍型阶段(Physical Universalism

强调精神普遍型阶段(Transcendent Universalism

6、文化融合阶段(Integration

情境评价阶段(Contextual Evaluation

建构性的边缘化阶段(Constructive Marginality)

在这个模式中,Bennett提到了文化移情阶段,而在陈国明和安然老师《跨文化传播学关键术语解读》一书中,作者认为跨文化敏感具有六大特点:自尊(self-esteem)、自我检视(self-monitoring)、开放性(open-mindedness)、移情作用(empathy)、互动投入(interaction involvement)、暂缓判断(suspending judgment)。其中,移情依然是放在了很重要的位置。这就使我更多的思考移情在跨文化敏感中充当的重要角色。

“站在别人的立场上思考问题”可以说是对移情最简单的阐述。在进行跨文化传播的过程中,我们需要经历认知、情感、行为三个层面的变化。移情是情感层面的重要组成部分。采用移情的方法就是能够站在别人的角度更好的了解这个人所经历的一切,从他的角度思考问题,摆脱民族中心主义的束缚,不以本民族的文化价值观去看待和评判其他文化,从而无障碍的理解他人行为处事的方式。德国美学家、心理学家利普斯认为,移情是“确立对象就是自己的事实”。他举例说要能够欣赏作为艺术品的花瓶,欣赏者必须在某种意义上想象自己是花瓶,然后再感受和体验它。德国社会学家马克斯认为,要理解拿破仑不一定要成为拿破仑,我们可以通过拿破仑的时代背景、历史环境,站在拿破仑的立场、地位去理解他。

这就涉及到另外一个问题,在移情中我们需要怎么做?忍受和妥协,安老师给出了一个指引。首先我们要承认和忍受文化的多元性和平等性。比如,非洲留学生在上课的时候,时间观念很淡薄,总是迟到,会打扰到别的同学听课。这时候,老师就要以平和的心态忍受这种行为,设身处地的考虑在其国家这种行为是可以允许的,老师要尊重这种行为。然后,因为是在国外留学,就不应还按照自己国家的方式来对待,留学生和老师双方就要有一个沟通,进行妥协,找到一个折中的方法。这是移情的第二个方面,考虑别国情境,能够区分出和母国的差异,进行妥协处理,实现一个融合,这个融合并不是进行一个标准化的统一,而是承认多样性的同时,进行文化上的适应和转换。

在跨文化能力的培养中,能够与异域文化进行平等对话,移情跨文化敏感性理解尊重平等对话,一系列的过程还需要我们放在实际的跨文化环境中去体悟。


中国 广州市 大学城 华南理工大学 B1楼 广东省公共外交与跨文化传播研究基地,邮编:510006
电话(Tel): +86(0)20 39381018; 020-39381078; 传真(Fax): +86(0)20 39381078 E-mail: gdpdic@scut.edu.cn
The Centre of Public Diplomacy and Intercultural Communication Research, Building B1,
South China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Guangzhou University Town, Panyu District, Guangzhou, China 51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