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ession and Communication(研究生.许萌萌)
发布时间: 2015-10-27 浏览次数: 37

这些天一直在被这两个单词困扰,上了两周的跨文化交际加上一节的英语口语课,觉得表达和交流是很重要的事情,是文科专业学生很重要的素质,也是需要用心学习的一门课。工科可能学到的是技术,但人文社科这一类的学到的是无形的,这些知识装在我们的大脑里,包装我们的言语和行为,即是to expresscommunicate。所以我觉得他们在某种程度上就代表着我们所学到了多少。不过保持沉默也是中国文化所造成的。

在跨文化交际的一节课,很紧张,因为学了十多年的英语,还是很少有全英的课堂环境,第二也是因为不知道自己到底能听懂多少。做自我介绍时,可能因为是语言的问题,瞬间觉得自己像是在国外上学,而这门课堂是外国同学的主场。中国学生站上去战战兢兢,讲着自己都不自信的英语,而且有一种期待别人肯定的感觉。课上发现其实越南和印尼那边的同学英语也不是很好,上课发言时也普遍保持沉默,而外国学生普遍可以很顺畅的表现自己,尽管带着自己国家的口音,但很自信,夹杂着许多幽默,有的甚至有一种傲慢的情绪。

对于我而言,我真的不敢开口,怕犯错误,怕尴尬,怕不知道怎么说出来。中国学生是不是都比较怕犯错误?因为一直以来我们的教育体系要的就是那个最正确的答案。记得上课老师提问叫学生回答问题,一个一个叫,直到有一个同学回答出标准答案或是老师想要的那个答案,老师才会给予赞赏和肯定,这场提问也才会结束。所以我们都是在猜那个答案是什么,所以我们回答问题的时候总是带着询问的口气,所以我们都不会直接地表达自己的想法,无论对或者错。

课堂不会提问,只是采取公开讨论或是鼓励同学发言的方式。但两节课的时间下来,我发现中国学生如果不提问,是普遍不会主动发言的。除了一位中国女生,因为平时上课,她都是发言很积极的状态,她很会表达自己,哪怕与老师不同的意见,她也会在课上与老师有点“争执”,极力说服老师接受自己的意见。记得前几天一门课上做小组作业的一个进度展示,前几组同学都是很不确定自己的作业是不是很好,在展示的时候明显都是抱着征求老师和同学意见的态度。但轮到这位女生时,她展示完之后,老师和我们普遍都觉得框架有点冗杂,老师当时建议说你可以把哪个哪个不太合适文章内容的点去掉,但同学就很不乐意了,于是很“固执”地在跟老师解释“我觉得就该这么写,这个很有用啊......”。班里的同学在旁边会心地笑了,我们都知道这就是她的特点所在,说实话,我们可能会有点小偏见,一直以来觉得她特别固执,从来听不进去别人的话。但是到了跨文化交际这样一个完全外语的环境,对她的感觉就完全改变了,她这种在课上积极发言的状态放在这里是很合适的,完全没有与整个班级气氛格格不入,跟其他国外友人的状态是一样,勇敢地表达自己,没有什么太显眼”“太引人注目。有时候看到她发言,我心里还会很支持,觉得是在代表着中国学生这样的一个课堂形象。反倒是我们这一群平常上课觉得自己很正常的学生,到了这里完全是一副沉默的状态,感觉自己很弱,不敢发言,总是在听别人讲。

如果没有这个全英的陌生的课堂环境,我是不会发现这么多差异的,平常生活中无法察觉的一部分竟然变得那么突兀起来。就像上面对于那位同学之前的看法,我们的那些中国式的偏见,希望她和我们一样保持沉默,偶尔发个言的集体主义思想,现在想来真的好奇怪。这个课堂让我看到了事情的另一面,它让我能够更加客观更加全面地看待问题。

还有第二节课上四位外国同学做的展示,每个国家的文化传统都不一样。听到来自阿拉伯的林思思说总是有人问她“你热吗?你热吗?”,大家都笑了。因为这个问题也是我一直想要问那些在夏天还带着头巾,并且遮住嘴巴和鼻子的中东女生。在我们看来,很不解,看着都很热。但听到她说这就是文化风俗,她在尊重自己的文化时,我觉得以后不会再问诸如此类的问题。因为一直以来,西方媒体给大家展示的是西方价值观对于中东女性的一种怜悯,一种企图解救她们的画面。但听了林思思的解答,以及看到一些当地女性公开反抗西方的新闻画面时,我学会对于她们的尊重,而不是以一种“居高临下”同情的心态。不过这两周,都是林思思一个人坐在第一排,其他的同学都是一排一排坐下的。

周一的时候有一节外教口语课,这个老师是个华裔美籍人,60多岁,很幽默。整节课都在讲英语很重要,说任何话最后的结论是英语很重要。他第一节课给我的感觉是带有一点语言上的攻击和威胁。一次是他说自己以前身材很好,但现在已经走样。底下同学立马说那你能不能拿出一张照片证明你以前身材很好?老师也立马回到说那你能不能拿出一张照片证明你曾经是个婴儿?还有一次是老师说你可以问我任何问题,about job,life.....有一位女同学没有听清,重复了一下说“wife同学们哄堂大笑,老师反问这位女生“Do you need a wife?”这个可能是美国式的幽默,但在我感觉有点咄咄逼人。

最近也在看萨默瓦的《跨文化传播》,书中描述了许多文化的差异现象。在第八章《文化对环境的影响:教育领域》中提到“中华文化是典型的集体主义文化,所以中国教育强调社会群体的目标,培养从属性,要求合作与相互依靠,追求和谐。”“因此中国的教师都具有道德权威,指导学生遵循中华文化的道德行为准则。”在提到亚洲国家日本和韩国时,都会说到“强调阅读、写作和算数,但和美国不同的是,日本不重视口语”“阅读和写作是重中之重”。其实中国也是这样,学英语很多年,很少上口语课,除非是英语专业的学生。而问到留学生有的也只是学了一两年英语就可以说得很流畅时,我表示特别的惊讶。

看到这些,我第一次意识到这不仅仅是教育体制的问题,这些都有着文化深层结构的原因。在多元文化教育的认知方法中有犯错尝试法和先看后做法,中国学生明显属于后者,即“人们总是多次观察该如何完成某项任务,直到他们认为自己能做了再动手去做”。交流方式中,“土著美国孩子也不喜欢在全班同学面前发言,他们感到自己成为关注的焦点,很不自在。”其实中国学生也是属于这种,所谓“枪打出头鸟”,大家会认为在课堂上很活跃的同学是出风头,并对这种行为表示反感,自然也不会成为“头鸟”。前面书中提到说集体主义倾向的文化,更加关注他人,这也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中国学生为什么在上课期间保持沉默的现象。中国课堂的交流又是很正式的交流,萨默瓦在书中描写到“当老师走进教室时,学生起立并齐声说老师好,直到老师让他们坐下他们才就坐。学生交作业的时候要用双手,避免直视老师,并向老师鞠躬”。美国大学里是轻松随意的师生关系,当然不知道其他国家师生交流是怎样的方式。但我们在IC的课中,可以明显地看出这种差别。我很羡慕国外同学在课堂上回答问题时不时地小幽默,课堂气氛很好。但在我们就不行,实在做不到,也不敢开玩笑。中国文化赋予老师以及课堂一种权威性、神圣性,人类工程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说的就是这样一种状况。所以对于老师,我们只有尊重、敬仰的心态,绝不敢有平等随意的态度。这种束缚是自小就印烙在我们心里的,绝不敢越池半步,这种心态恐怕很难改变。

我越来越明白很多我们司空见惯的事情背后都有深深的文化根蒂,一件事情或是一种现象不会没有任何缘由的就成为现在这个样子。我们在这个熟悉的环境中所看到理所应当的事情,换个陌生的环境可能会完全变个样子,这也就是跨文化的魅力所在吧。


中国 广州市 大学城 华南理工大学 B1楼 广东省公共外交与跨文化传播研究基地,邮编:510006
电话(Tel): +86(0)20 39381018; 020-39381078; 传真(Fax): +86(0)20 39381078 E-mail: gdpdic@scut.edu.cn
The Centre of Public Diplomacy and Intercultural Communication Research, Building B1,
South China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Guangzhou University Town, Panyu District, Guangzhou, China 51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