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文化观念在跨文化交流中的碰撞(研究生. 严晓莹)
发布时间: 2015-10-27 浏览次数: 185

文化,并不简单地是意识观念和思想方法问题,它像血脉一样,熔铸在总体性文明的各个层面中,以及人的内在规定性之中,自发地左右着人的各种生存活动。 (衣俊卿, 2004, p. 19)在跨文化的交流中,具有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们,因各自的文化观念不同,在交流的具体过程中往往容易产生偏见、刻板印象。《刮痧》通过华人在美国发生的一起由中国传统疗法刮痧引发的误会,生动地展示了中外文化的差异以及在交往的过程中不同文化价值观念的碰撞,彼此理解的困难。

一、文化为什么重要?

我们所“熟视无睹”的文化,影响着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a negotiated

set of shared symbolic systems that guide individual behaviors and incline them to function as a group.” (Guo-Ming Chen, 2007, p. 26)个人行为受到了文化规范的支配和约束。在西方社会中,人们的行为更多地受到法律契约的文化精神制约,而中国社会中的人们更多地受到传统的习俗、礼仪、道德纲常的制约。因此,在跨文化交流中,针对同一问题所做出的反应和处理问题的方式也不相同。影片《刮痧》中许大同为了想让儿子丹尼斯离开儿童监管所,尽早回家,对医院社工和听证会的做法很不满。但是,西方社会高度重视法律,任何人都必须接受法律的约束,按照法律的规定来行事。文化对于个体行为的规范和制约作用,首先表现在,文化是满足人的各种需要的价值规范体系;进而表现在,文化提供了特定时代公认的,普遍起制约作用的个体行为规范。 (衣俊卿, 2004, p. 36)

文化与交流之间相互影响——“Culture not only shapes our communication patterns, but communication in turn influences the structure of the culture.” (Guo-Ming Chen, 2007, p. 20)文化为跨文化交流提供一定的语境意义。在跨文化传播的过程中,信息的发出者与接收者分属不同的文化背景,对于同一事物的理解和解说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差异,因此,这会影响到跨文化交流的开展。影片中父亲许大同焦急地想向法官和律师证明刮痧是中国一种传统的中医疗法,从中医的角度来讲,刮痧具有一定的道理。但是,西方人并不懂得刮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无论是法官、医护社工还是被告律师一致倾向于认为丹尼斯背部的伤痕是受到长期的虐待所致的。而许大同又不知道该如何向他们证明。因此,在交流的过程中误会存在着沟通的障碍,无助于问题的解决。同样地,在对中国四大名著之一《西游记》的角色孙悟空的理解也不一样。在许的眼中,孙悟空是个善良有正义感的英雄,而在原告律师的眼中,孙悟空只是一只顽劣粗鲁的中国猴子。不同的文化所赋予同一样事物在语义上、物理和心理上的意义存在着一定的差异,而这些意义恰恰是我们交流、理解对方的基础。这也就是文化为什么重要的原因之一。

二、跨文化交流中不同文化观念的碰撞

媒体人闾丘露薇在谈及偏见时说到,“偏见是不分地域、种族的,偏见来自于

对资讯掌握的多少,以及使用怎样的思维方式。”思维方式的差异,背后体现着不同的价值观念。

东方文化强调一种普遍性品格,是以群体为本位的,它否认个体存在的价值和自由,而西方则发展了个体本位,注重个体的独立自主和自由。 (衣俊卿, 2004, p. 235)影片一开始,主角许大同便为观众讲述了激动人心的美国梦。在美国的土地上,人们拥有足够的自由去追求自己的梦想,这也是众多好莱坞电影所传达的讯息。许大同作为一名中国人融入了美国社会,按照其价值标准去追求自己的梦想,获得了一定的认可和社会地位。但是,根深蒂固的中华文化同样地影响着他的思维方式和行动。中国社会是典型的以群体为单位活动,人们具有很强的群体意识。在语言表达上,中国人更喜欢用“我们”(we)来代替”(me),用他们”(they)来代替/”(he/she)。许在面对儿子丹尼斯和朋友保罗打架的问题时,向老师解释到他们打架是常有的事。美国人母亲很快地纠正了许的观点,是(丹尼斯)而不是他们。对个人的强调,是典型的西方社会的价值观的体现。中国人的群体性在许的父亲身上也得到很好的体现,许的父亲到了美国后也遭遇了文化休克(culture shock)的问题,他表现出不适应美国的生活,首先是语言的障碍,儿子、儿媳和孙子惯用英语进行交流,老人无法理解他们;其次,朋友圈子受到制约,仅有的一位好友去世对他影响颇深。因此,老人最后还是选择回国生活。

中国传统文化的另一个重要的特征是人情化和情感化,以家庭为本位,生存本能、血缘关系、天然情感、伦理纲常等构筑成庞大的人情网。中国社会重视家庭,通过血缘、亲情、亲属连接成一个群体。根据Hofstede的文化维度模型可知,中国文化具有的一个维度是power distance——“The differences of age, sex, generation, and status are usually maximized.” (Guo-Ming Chen, 2007, p. 52)对老人长辈的尊重是power distance的表现之一。许大同因顾及他的父亲因好友去世后的情绪问题,而刻意隐瞒丹尼斯被送到儿童监管所、官司输掉的情况,也因顾及父亲的利益(申请绿卡)而向法官表明给丹尼斯刮痧的人是他自己而不是父亲。当被告律师昆兰得知是许的父亲给丹尼斯刮痧的事实后,他问到为什么许不讲真话呢?许的妻子简宁给了很好的答案:“Because he is a Chinese.”镜头伴随着许小心翼翼地扶着父亲走上楼梯。一幅典型的中国式家庭的画面,熟视无睹的文化印记在许的身上得到了生动的诠释。在中国社会中,儒家思想中的君权、父权、夫权三权处于重要的地位,影片中许的父亲在家中拥有重要的地位,而许自身教育孩子的方式也体现着某种意义上权威的树立。在颁奖晚会上,丹尼斯和保罗打架,许教育自己的孩子让他向保罗道歉。但是丹尼斯不予理会,为此许打了丹尼斯。此事也成为日后在听证会上许和原告的分歧之一。许认为他采取的教育方式是合理的,而原告则认为这种方式不妥当。归根到底,许想要在孩子面前树立起父亲的威严,也为了表示对上司的尊重。由于价值观念的差异,双方在沟通中理解不了对方的方式,妨碍了问题的解决。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家庭的归属感在一定程度上促使了冲突的化解。影片刻画了大同的父亲对儿子孙子的爱,大同对儿子的爱,简宁对许和丹尼斯的爱。倘若没有许的父亲的劝告,许可能一走了之,永远都要背负着逃犯的罪名;倘若没有老人主动向昆兰解释,许“虐待和长期疏忽照顾儿童”的罪名不会得到澄清;倘若没有许对儿子的付出,暂时的忍耐和坚持,矛盾可能长久未能化解;倘若没有简宁的支持,许在等儿子回家的路上可能会更加漫长……文化差异可以成为阻碍沟通的鸿沟,但是亲情却承担了本片中完成文化沟通的职责——大同的父亲对儿子及孙子深沉的爱使他穿越困难向昆兰解释,意在将过错交给自己;大同对儿子坚定而真挚的争取,夫妻为儿子做出的一系列忍耐和牺牲等终于促成了矛盾的化解。

正如许的父亲所言,“刮痧在中国存在了几千年了,这怎么到了美国就说不清楚了呢?”同样的,我们对于其它文化中的现象也是疑惑不解。当我们看到报纸、电视、网络上出现伊斯兰教徒自杀式爆炸袭击的报道时,我们理解不了他们的狂热;当面对藏独问题时,我们不明白为什么西方国家会支持西藏的独立;当CNN的评论员Cafferty发表他的个人观点时,我们愤怒了……诚然,只有愤怒、失去理智、痛骂、反唇相讥等都是无助于问题的解决和沟通的开展。如果连我们自己之间,都做不到去倾听对方的表达,去理解对方的想法,我们又怎样去和外面的世界进行沟通?我们会不会有足够的耐心和恰当的表达,去让那些本身就和我们的认知存在着差距的西方人来听我们说的话呢? (闾丘露薇, 2011, p. 120)影片中许大同的冲动让他付出了一定的代价。最终,误会的解除是因为昆兰亲自去体验刮痧而推翻了他人所下的结论,促成了法官撤销对许的控诉。世界是多元的,文化也是多元的,人们的思想也应该是多元的。个人认为,在跨文化交流的过程中,无论是哪一方应当拥有一颗包容的心去接纳别人的文化,应当试图站在别人的立场上考虑问题。而不是一味地排斥异己文化。抱着道不同不相为谋的想法,则无益于沟通的进行。在面对不同的文化价值观念的冲突时,我们应当试图去了解其他文化中的不同“符号”的象征意义,以促进沟通的顺利进行。


中国 广州市 大学城 华南理工大学 B1楼 广东省公共外交与跨文化传播研究基地,邮编:510006
电话(Tel): +86(0)20 39381018; 020-39381078; 传真(Fax): +86(0)20 39381078 E-mail: gdpdic@scut.edu.cn
The Centre of Public Diplomacy and Intercultural Communication Research, Building B1,
South China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Guangzhou University Town, Panyu District, Guangzhou, China 51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