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JIR文章《美国人土耳其人和移民美国的土耳其人的个人主义与集体主义》读后感(研究生.魏先鹏)
发布时间: 2015-10-27 浏览次数: 87

从集体主义文化背景下移民到美国的移民将接受美国的个人主义价值观,在文化适应和个人主义、集体主义的理论分叉口上,这个很重要的问题在,根据同化假设,随着在美国居住时间的增长,土耳其人移民到美国后应当变得更加个人主义,但是移民相互依存关系假设认为,移民的紧急情况需要保持并且提升集体主义价值观和行为,特别是希望依靠别人的时候。该研究证实移民的价值观念没有随着留美时间的增加而改变,这批驳了同化假说,移民与在土耳其的原住民比较后发现,移民更加强化了横向与纵向的集体主义,并且更有奉献和收获的欲望,这符合移民相互依存假说,但同时,移民在竞争上更加自立,更加显示出结构性和责任性。该研究的发现结果与移民以一种灵活的方式适应他们的新社会的观点相契合,可能与原住民相比有不同的性情。

一、梳理与总结

跨文化心理学中的一个重要的主题是理解跨文化差异的水平,特别是在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方面(e.g., Triandis, 1995),另一个重要的议题是濡化过程,这是移民后再价值观和实践上的变化,(Chirkov, 2009; Navaset al., 2005).濡化最初被理解为移民适应东道国的过程(Berry, 1990),移民或者会多的少的,或者完全不会吸取东道国的价值观,新的行为和技巧会很快的获得,但是价值观会抵制改变(Triandis, Kashima, Shimada, & Villareal, 1986; Wong-Rieger & Quintana, 1987),变化会在工作方面更快的发生,并且在家庭方面变化的慢,外围的价值观可能会改变,核心价值观可能会保持。

许多情况下,集体主义被认为是个人主义的对立面,个人主义文化背景中的人会因为他们自己的喜好和目标而驱动做出自己的选择和行为,集体主义文化背景下的人则是强化集体中的关系,会将自己的需求与集体的目标相结合,或者选择不会威胁集体和谐的目标(Hui & Triandis, 1986)。在过去的十年中,Kagitcibasi (1996)提出不管在什么地方的人,都需要自主性和相互依存,因此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不应当被看作是同一纬度的不可调和的两极,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已经被定义为文化症候——经常集体出现,虽然不是总是,个人主义包括竞争力,视自己为独特的、重视决策的自主性(Chen &West, 2008).

一个有影响力的发展是建议个人主义与集体主义和平均主义与等级观念的概念互动,类似与Hofstede’s (1980)权力距离,水平集体主义强调建立在平等和互惠基础之上的相互依存、尊重、联盟,垂直集体主义强调社会上层的职责。个人主义的社会,不同的行为模式取决于公平或者等级是否有价值,水平的个人主义避开等级和阶层,强调个人受到平等对待的权利,垂直的个人主义强调跟人得到财富和地位权利。

集体主义和个人主义对濡化的应用主要在跨文化培训中,针对那些进入不同的文化的旅居者而进行(e.g., Bhawuk, 2001; Brislin, 1986)。当一个旅居者从从后一个集体主义的文化中进入一个个人主义文化背景中,这个过程中发生的依旧很少的被理解。两种建议已经子啊论文中被提出。

濡化假设。从一个集体主义文化中进入一个个人主义文化社会中,如从土耳其进入美国,那么将会逐渐学会许多个人主义的价值观,而且集体主义的价值观将会逐渐减少,而且变化随着时间的延长而加大,集体主义的价值取向随着旅居时间的加长而减少。

移民相互依存假设。移民从一个环境进入另一个新的社会环境之后,可能会遇到许多适应方面的问题,需要得到别人的帮助,这样的情况下会强化移民的集体主义观念,因此可以预测的是,土耳其移民进入美国后将会显现出更强的集体主义价值观,并想可以去给予别人和从别人哪里获得。

之所以选取土耳其做样本是因为土耳其被认为是集体主义国家,其认同对集体和家庭负责的价值观念,

为测试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价值观念,研究人员选取了INDCOL(Triandis, Bontempo, Villareal, Asai, & Lucca, 1988a),这个量表对个人独立性进行测量,包括竞争力、对集体的关注、与组织的距离。假设预测高度关注组织,并与组织的距离很近,并且个人的独立性低,假设为旅居者要依靠别人。

2. Method

参与测试有三组,波士顿的美国原住民,居住于美国的土耳其移民,住在伊斯坦布尔的土耳其人,分组以年龄和学历搭配。近期的研究人员认为情景观察是比问卷更为可靠的获取价值判断的方式。使用量表可能会在集体主义和个人主义方面减少国家的区别,研究者将情景法语问卷法结合使用,以求得数据的客观性与准确性,并且采取了四项措施,问卷,文化定位方案,控制规模的内外轨迹,以社会保障问卷名义送出和回收,最初用土耳其语书写。

结果:独立与竞争:如果组织阻碍了我的发展,最好离开,独自工作,(12项)

对组织内的关注:如果一个亲亲告诉我他处于经济危机中,我将尽力帮助(10项)

与组织距离:一个人不需要担心邻居说那个人应该和哪个结婚(7项)

社会支持量表考察多样化的社会行为。

3. Results and discussion

1-文献回顾现实相比美国人,土耳其人有更多的集体主义观念和更少的个人主义观念,结果显示,对美国人而言,VC(垂直个人主义)至少是首选的,这或许是因为其强调对集体的责任和使自己的目标屈从于权威。

在伊斯坦布尔的样本与美国样本相比,前者有更强的集体主义观念,但是只是在接受重大任务时,竞争领域,伊斯坦布尔样本更具个人主义,同时,在别的测量的区域,两个群体区别不大,这与以前的研究成果契合:美国人更少的集体主义观念,但不是更多的个人主义,与土耳其人相比 (Oyserman et al., 2002)

2-相互依存假说的测定

在场景文化取向中,相比未移民的人,移民做出更多的集体主义取向的选择,更多的选择了垂直集体主义和水平集体主义,移民在给予和获得的情感得分上,要远超过物质,这些发现与移民相互依存假说相契合,因为与一个社区中的人相互依存的关键部分是给予精神支持的意愿,但是不清楚为什么相互依存只是出现在精神和情感的支持中,而没有物质支持,未来的研究可以研究这点——是否因为相比物质上的相互依存,精神的相互依存更少的亲近和更少的危险性。

实际上,量表结果显示,相比没有移民的土耳其人,移民美国的土耳其人反而更加注重集体主义,移民更愿意付出或接受情感支持,而且他们更看重个人的独立,可能移民更需要自己独立与自我控制,但是也相互依存感更强,另一个方面,似是而非的是有竞争力与自我独立观念的人是移民的人,这需要在将来做进一步研究。

研究发现在美国待的时间长短与最后得分之间存在微弱的负相关关系,意味着给予别人的愿望随着时间的增加有减少的趋势,其他的关系不明确,因此我们可以否定同化假设,得出结论,样本中,自我控制和高的垂直集体主义与水平集体主义取向在移民中保持相对稳定的属性。

4. Future work

在移民中有更强的集体主义存在和他们有更强的独立性与自控性,这些原本就有个直觉观念在近期的研究中被证实,未来的研究可以放在移民需要更多的自主性与相互依存性上,这种复杂的模式与当代的文化适应理论共鸣,其强调他们的复杂性和在不同的领域有不同变化的事实(Chirkov, 2009Schwartzet al., 2010),确定在移民和和非移民之间是否存在对移民的反应、反应移民前的人格特质,或者是两者的混合,这一样很重要。

二、批评与反思

“濡化最初被理解为移民适应东道国的过程(Berry, 1990),移民或者会多的少的,或者完全不会吸取东道国的价值观,新的行为和技巧会很快的获得,但是价值观会抵制改变(Triandis, Kashima, Shimada, & Villareal, 1986; Wong-Rieger & Quintana, 1987),变化会在工作方面更快的发生,并且在家庭方面变化的慢,外围的价值观可能会改变,核心价值观可能会保持。

濡化是移民适应新的环境的过程,但是具体是如何适应的,哪些会适应,哪些要学习,哪些要改变,都是濡化过程的重要组成部分,而这篇文章研究的正式濡化过程中的细节问题——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价值观的变化,看看这些隐性的东西的变化是否与我们直觉所感知到的类似,结论显示有相同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经过严谨科学验证的结论衍生出的是更多的需要解决的问题和研究的领域。

在这里作者对在集体主义和个人主义方面的前人研究做了总结和归纳,认为,在新的环境中,为了生存和适应需要,个人的行为会比价值观念更快的改变,生活中的会比工作的知情意更慢的改变,或者更难的改变,而核心价值观比外围的价值观将会更难以改变,至于是否可以不变,一直保持稳定,作者没有提出相应的疑问,至于濡化过程中是否存在抵制濡化,并能常常成功的内在特质,作者没有提出这方面的观点,更没有做验证,但是与濡化过程逆向的过程或者抵制成功的过程,这其中的因素研究意义重大,这些最稳固的为个人所认可的东西,在文化认同或民族认同的建立与抵制改变的过程中所起到的作用将会是很大,因此,对这方面的研究的意义重大。

“在过去的十年中,Kagitcibasi (1996)提出不管在什么地方的人,都需要自主性和相互依存,因此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不应当被看作是同一纬度的不可调和的两极,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已经被定义为文化症候——经常集体出现,虽然不是总是,个人主义包括竞争力,视自己为独特的、重视决策的自主性(Chen &West, 2008)”

集体主义与个人主义的争论由来已久,似乎非此即彼的极端思维模式适用于全人类,实际上不仅仅是一种心态上的需要,也是现实生活和谐的需要(当然这是一种东方思维模式下的观念),在实际中,很少有固着于两点的答案,大部分答案实际出现的位置是线段的中间,而不是两个断点,对于集体主义与个人主义的关系我们也需要以这样的视角去观察,然后再去验证。集体主义与个人主义本身是相反方向上的两种价值观念,一种强调集体,抹杀个性,一种只有个人,无视集体的存在,两种不同的价值观从现实生活中总结而出,但是使用的范围,并没有得到深究,没有绝对的集体主义存在,类似的没有绝对的个人主义存在,两者相伴相生,此消彼长,相互斗争中发展,但是两种力量的此消彼长,稳定之后,会有一方的力量更为强大就会使得这个社会整体倾向于一方,才有了美国的个人主义国家与土耳其的集体主义国家的区别。

“濡化假设。从一个集体主义文化中进入一个个人主义文化社会中,如从土耳其进入美国,那么将会逐渐学会许多个人主义的价值观,而且集体主义的价值观将会逐渐减少,而且变化随着时间的延长而加大,集体主义的价值取向随着旅居时间的加长而减少。”

该假设从直观的角度出发后提出,与后边的相互依存假设类似的逻辑推理过程。当土耳其人进入美国社会后,需要适应美国的社会文化环境,需要再行为上表现出与美国人相同或相似的方面,从而避免被歧视而产生的压力与不安全感,进行跨文化适应,这个过程是一个学习的过程,是一个改变的过程,也是一个斗争的过程,许多的价值观姑且放开不谈,但是许多的行为方式是不得不学习的,起码衣食住行的基本行为需要逐渐学习到位,在价值观上的冲击会让新移民出现许多的不适应,之后进行反思,这个斗争的过程是需要时间,充满痛苦,而且结果仍旧不确定,改变的会改变,核心价值观可能会改变,但是时间需要很长,这与个人的特点,对新事物的理解和接纳程度相关。但是美国社会仅仅是提供的一个环境让新进入者适应,大的文化背景已经设定,但是新的移民会在大文化环境中为自己设置小的环境,会建立自己的小圈子,如土耳其同乡会一类的组织,而且土耳其人的先前的强烈的集体主义观念会使得这类的组织有极大的吸引力,并且会常常向这样的组织申请援助,这样的情况下产生的不是对个人奋斗与独立的理解,而是对朋友珍视的理解,因此,这种情况下,第二种假设即相互依存假设就成立了,而且这样的情况发生的概率会很大。因此社会科学的复杂性在于没有任何一个简单的现象受单一因素的影响,而是许多影响因素的合集,在跨文化是适应过程中依旧如此,单单是跨文化适应的环境,大的适应环境我们尚且能够确定,但是小的个人的或者小组织创造的个人环境是我们需要微观考察与研究的。

“美国人更少的集体主义观念,但不是更多的个人主义,与土耳其人相比 (Oyserman et al., 2002)

美国是一个个人主义占主导的社会,但并不是说美国社会没有集体主义的观念存在,也不是任何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会选择个人主义作为自己的行为指南,实际情况是美国人与土耳其人相比,有更少的集体主义观念,但不是有更多的个人主义,两者不存在此消彼长的关系。兴许土耳其人只有更多的集体主义观念,但不是更少的个人主义。

“在场景文化取向中,相比未移民的人,移民做出更多的集体主义取向的选择,更多的选择了垂直集体主义和水平集体主义,移民在给予和获得的情感得分上,要远超过物质,这些发现与移民相互依存假说相契合,因为与一个社区中的人相互依存的关键部分是给予精神支持的意愿,但是不清楚为什么相互依存只是出现在精神和情感的支持中,而没有物质支持,未来的研究可以研究这点——是否因为相比物质上的相互依存,精神的相互依存更少的亲近和更少的危险性。”

移民与未移民的人相比较现实,移民有更多集体主义取向,解释起来也不难,移民在新的文化环境中碰到许多的困难,适应上的问题使得他们更加注重集体的帮助,更愿意和主动的寻求组织的帮助,而国内的没有移民经历的人没有这样的感觉也是理所应当。移民在集体主义的情感支持的重视上得分更高,但是物质依存上较少,这的确是一个很普遍和普通的现象,但是其原因却不为人所知的现象,在中国这样的情况也较为常见,精神鼓励的多,物质支持的少,这可能民族文化的长期积淀有关,但至于具体与哪些因素有关,有什么样的心理在作祟,仍旧需要进一步的研究。

实际上移民不仅仅更重视从集体或团体中获取精神上的帮助,而且相比没有移民的人,更有意愿为别人提供帮助,在这样的你帮我、我帮你的过程中使得关系强化,这样的和谐关系反而更能得到延续;另一方面,在一个个人主义文化主导的社会,为了生存与发展的需要,不管本心愿意与否,都会将个人主义,如个人的独立与奋斗作为获取成功与认可的保证,因此,在自觉或者强迫的条件下,许多个人主义的观念自觉不自觉的生根发芽,这也是跨文化适应的结果。

三、感悟与启示

集体主义和个人主义在三个样本中的研究,作者想要获取三者之间的差别,对直观的理解进行验证,实际上也可以看做是从集体主义价值观进入个人主义价值观文化背景社会中的跨文化适应结果的研究,结果很细节化,许多我们自以为是的东西,在客观的数据面前哑口无言,我也不得不佩服实证研究的说服力,实证研究结果的精确性,即使在一个人人都认为是这样的时候,可以拿出数据说明,大家都以为的其实不是精确的结果。

另一方面,这是一篇严谨的实证研究的文章,也是一篇相对简单的实证研究的文章,道出了实证研究的优势,也说出了实证研究在思辨方面的缺陷,正是一个物体的两面。清华百年校庆之际,对于其赞扬之词洋洋洒洒,但也有异常声音出现,说国家拿纳税人钱给一个学校过生日,政治驾驭学术,过去的一百年是清华有知识没文化的过程,实际上不止这一个学校是这样,我们缺少文化底蕴的研究成果,终究只是一种实用性的东西而已,学问能长久深入做下去的一个重要的、或者基础的条件我认为应当是有文化,而不仅仅是有知识,实证研究是知识,是技能,除了这个我们还需要思辨的训练,而能将两者完美结合的,想必正是学术发展史上的里程碑式的人物和事件,对于这方面的努力,我们当乐见其成!


中国 广州市 大学城 华南理工大学 B1楼 广东省公共外交与跨文化传播研究基地,邮编:510006
电话(Tel): +86(0)20 39381018; 020-39381078; 传真(Fax): +86(0)20 39381078 E-mail: gdpdic@scut.edu.cn
The Centre of Public Diplomacy and Intercultural Communication Research, Building B1,
South China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Guangzhou University Town, Panyu District, Guangzhou, China 51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