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验为他国发展提供启动
发布时间: 2019-12-30 浏览次数: 20

参考消息网11月20日报道 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联席主席比尔·盖茨11月20日至21日访问中国。他于行前在美国西雅图办公室内接受《参考消息》记者专访时说,中国在推动健康公平和减少贫困方面取得了卓越成就,其模式和经验可以为其他发展中国家加快自身发展提供启示和帮助。

在华期间,他将参加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与盖茨基金会结核病防治合作十周年纪念活动,并与相关人员就项目的进展及未来发展方向进行探讨。此外,他还将出席在北京召开的2019年创新经济论坛,与来自各国的领袖人物探讨如何在全球治理、气候变化等重大议题上进一步加强合作。

中国的成功令人惊叹

《参考消息》:您多次造访中国,印象最深的变化是什么?中国的成功故事对世界意味着什么?

盖茨:中国在很多领域的成功令人惊叹,不仅表现在农业生产力和国民健康的提高,拥有强大的教育体系和世界上最优秀的一批高校,而且在创新领域不断作出贡献。在医疗卫生、气候变化等方面发展相对滞后的其他一些国家可以借鉴中国经验加快自身发展。

中国致力于利用自身的专长和经验帮助其他国家,尤其是帮助非洲国家民众摆脱贫困。中非合作论坛就是中国如今在国际合作中发挥重要作用的范例。

基金会在中国开展工作的目的之一也是和中国携手,以三方合作的方式帮助包括非洲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基金会和中国的伙伴关系已经进入第二个十年,将继续致力于帮助中国解决国内健康与发展方面的挑战,同时支持中国与世界分享其成果和经验。

《参考消息》:盖茨基金会已与中国合作12年,取得了哪些成绩?

盖茨:改善健康和消除贫困是盖茨基金会对华合作的重点。基金会通过在基层卫生保健系统和儿童营养等领域进行模式创新,支持中国实现全面消除绝对贫困的目标。中国设立了令人钦佩的减贫目标。我们现在也参与了中国的脱贫工作,在中国开展了一系列项目,进展良好。

2009年,盖茨基金会与中国合作启动了结核病防控项目,十年来在项目涉及地区取得了可喜成果。借助新技术、新药物和新系统,耐多药结核病的诊断时间从两个月缩短至两小时;结核病患者每天用药量从13片减少至3片;建立的新型结核病综合防治模式使患者的治愈率不断提高,个人需要承担的医疗费用显著降低。下一步,基金会还将与中国科研机构合作,聚焦研发新药物和疫苗,取得的成果不仅将造福中国的结核病患者,全世界最有需求的人群也会从中获益。

基金会还和中国政府、私营部门和科研院校等携手开展了多个项目,包括加快中国制造的高质量、低成本抗疟产品进入全球市场,协助中国与疟疾高发地区分享疟疾防控经验,以及支持中国和非洲国家在农业科研创新和产业链升级等方面开展合作。

期待中国引领全球治理

《参考消息》:中国领导人提出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倡议,您认为中国做了哪些事情来推动这一目标的实现?

盖茨:中国正在很多领域与其他国家合作,而我们面临的很多重大问题如气候变化和世界和平等只有通过国家之间加强合作才能解决。相互交流和了解越多,发生冲突的可能性就越小。

同时,中国加入了各类国际组织并发挥积极作用。在最近一次气候大会上,中国表现出强烈的遏止气候变化的使命感,既减少本国排放,也通过创新手段帮助其他国家减排。因此,中国科技的发展和高质量的研究工作对本国和世界来讲都是非常重要的。

《参考消息》:与美国相比,中国在全球治理中发挥的作用有何不同?

盖茨:国际合作和全球伙伴关系让世界变得更好更安全,对弱势群体来说尤为如此。美国在农业研发、新药研制和公共健康领域贡献良多。我认为中美在这些关键问题上展开合作对提高世界人民的健康福祉至关重要。

回望1980年,中国在国际事务中的参与度没有这么高,其他国家对中国的关注度也没有这么大。那是因为当时中国的对外贸易水平比较低。人们低估了中国的发展潜力。

而今,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与各国开展贸易,大量中国企业带着自己的产品走向世界。中国还积极参与联合国机构的工作,并发挥积极作用。这和我第一次到中国的情形完全不同。

盖茨基金会期待中国可以在全球卫生治理中发挥领导作用,成为全球健康和发展领域更强大的合作伙伴。

不应造成贸易紧张局势

《参考消息》:当今世界正为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所困扰,您会建议中美等主要经济体如何采取行动来缓解贸易紧张局势?

盖茨:基金会不参与贸易问题,我们只是帮助贫穷国家,这本身就是一项伟大的事业。就个人而言,我对当前的贸易紧张局势感到遗憾,因为我认为这是个错误。自由贸易的好处极多,因此中美两国换位思考并寻求合理的解决办法才是正解。

因此,尽管我没有直接参与,还是希望有一个非常积极的解决方案,因为在我看来贸易可以促进全球经济增长,创造就业机会,并增进国家之间的了解。在这种情况下,当产生分歧时,他们更可能一起寻求折中方案,而不是甘冒直接对抗的风险。

《参考消息》:您最近曾说针对中国的毫无根据的猜疑对创新来讲是非常不理智的,您认为正确的做法是什么?

盖茨:没错,特别是在健康和气候变化技术方面,我们要让大家发表论文,互相学习。除非是军事用途,研究是可以公开的。我们确实需要知识产权法规并加以遵守。要有客观科学的方法检查产品或技术以确保它们安全且设计精良,无论它们是本国的还是来自另外一个国家。

因此,我希望人们可以通过自由贸易获得大部分产品和服务,而不是仅仅说,好吧,假如它们来自某一个特定的国家,我们就抛弃它。这就是我一直以来持有的观点。

气候变化需要中美合作

《参考消息》:您一直在关注三个领域:医疗卫生、能源和气候变化,这三个领域的重要性如何排序?

盖茨:我最重要的工作是全球健康事业。我们认为可以到2030年把儿童夭折数量从现在的每年500万降低到250万,基金会的大部分资金也是投入到这方面。

与此同时,气候变化是个大难题。令人难过的事实是,气候变化最大的受害者是最贫困的群体,而他们并不是问题的制造者。赤道附近的气温升高格外影响小农户。他们拥有的土地量小,收成减少,子女遭受营养不良和死亡的风险升高。

我涉足能源也是因为气候变化,因为我们需要获取大量能源的新途径。人们需要照明、空调等等,因此我们离不开能源,我们需要在新能源领域取得进展,不仅要既便宜又可靠,还要完全绿色环保。

《参考消息》:美国启动了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程序,有关数据显示特朗普政府放松了约100项环保法规,您如何评价这种环保上的倒退?

盖茨:我其实对其中很多环保法规都是支持的。当然,我最关心的还是巴黎气候协定。应对气候变化的关键在于各国的参与和合作,其中如果没有中美两国在减少排放并通过创新降低减排成本方面树立榜样,控制全球气温升高的目标就不可能达成。

中国已经表示出在气候变化问题上发挥引领作用的坚定决心,不仅致力于减少自身排放,而且通过开发新手段助力其他国家的减排努力。

我们确实需要美国参与进来,实打实地和中国展开合作,让所有国家都加入进来。这是我们实现全球零排放这一目标的唯一途径。未来的美国政府要推翻这一决定,重新加入巴黎协定,这是最为关键的。(本文由徐兴堂、张春晓、秦朗采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