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理念引领世界迈入新时代
发布时间: 2018-03-26 浏览次数: 13

参考消息网3月22日报道(文/刘建飞)中共十九大宣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并规划了中国从现在到本世纪中叶的发展蓝图,同时还表达了中国要不断为全人类作出更大贡献,愿同世界各国一道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真诚愿望。这是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所展现出的大国胸怀和责任担当,中国所提出的新理念也为人类发展进步指明了新的方向。

先进理念引领人类进步

  纵观几千年文明发展史,追求美好生活一直是人类社会发展进步的动力,人类也确实创造了光辉灿烂的文明,人类社会一直在不断发展进步。尤其是进入近现代以来,人类社会进步呈加速之势。马克思、恩格斯曾这样评价工业革命后人类在发展生产力上的进步,“资产阶级在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生产力总和还要多,还要大”。然而,资产阶级开启的人类发展进步的进程却是高度畸形的,充满着冲突与战争、剥削与压迫、侵略与掠夺。尤其是20世纪中叶以前,从一定程度上说,人类发展进步的历史也是一部血泪史,是被压迫阶级、被压迫民族、弱小国家的血泪史。在资本主义国家内部,占人口少数的资本家充分享受着发展进步的成果,而广大工人阶级及其他被压迫阶级却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从全球范围来看,殖民主义造成广大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的沉重苦难,亚非拉地区的许多古老文明遭受摧残甚至毁灭,特别是列强之间为了争夺殖民地和势力范围,冲突不断、战争频仍,以自由贸易为基础的所谓“英国治下的和平”不仅未能阻止一次次战争,甚至还发生了两次世界大战。

  伴随着生产力的进步,武器装备的技术水平越来越高,战争的规模也越来越大,照此趋势发展下去,人类社会以及人类创造的文明终将毁于这种人类相互杀戮的战争。人类社会向何处去?如果按照社会达尔文主义和现实主义强权政治的思维走下去,人类用自己创造的文明成果来毁灭自己的悲剧难以避免。针对这种悲剧前景,一些有识之士提出了试图引领人类社会发展进步的理念,比如康德的“永久和平”、威尔逊的理想主义。尤其是马克思主义提倡建立“自由人联合体”的美好理想,在国内消灭剥削,实现人与人的平等;在国际,消除民族压迫,实现民族平等,人类形成“真正的共同体”,各群体彼此和平相处、互不为敌。这些先进的理念对规范国家行为、抑制战争、缔造和平、引领人类社会健康地发展进步,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人类文明史表明,人类发展进步需要先进理念和思想的引领。从长远而论,思想的力量远胜于物质的力量。正是有了先进理念的引领,才会凝聚人类正义力量为维护和平、促进公平而不懈地奋斗;也正是在先进理念的引领下,人类才超越了一般的动物,没有在基于丛林法则的恶性竞争中毁灭。

世界命运面临严峻挑战

  20世纪是人类遭受最严重劫难的世纪,也是人类发展进步取得巨大成就的世纪。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人类历史取得了两个重大进步:一是建立了以联合国为主要载体的国际秩序,大国之间的战争受到约束,世界维持总体和平;二是绝大多数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实现了民族独立,肆虐了几百年的殖民主义历史宣告终结。在这两大进步的基础上,和平与发展成为时代主题,人类发展进步的速度更快了,质量更高了,血与火的色彩变淡了。

  然而,人类社会仍然面临诸多问题和挑战,人类的前途命运依然堪忧:

  在政治上,为争夺领土、资源,一些国家时常发生冲突乃至局部战争;强权政治与霸权主义仍然大行其道;大国战略竞争依然令人担忧会发生新的冷战乃至大规划热战。在传统现实主义思维指导下,西方大国对新兴大国一直抱有战略猜疑,并试图通过大幅度增强军备来维护自己的霸权地位。

  在安全上,除了国家间对抗引发的传统安全问题外,非传统安全问题越来越突出。恐怖主义已经成为全人类的公害;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的势头难以遏制,核恐怖主义的梦魇一直挥之不去;网络袭击频繁发生,成为干扰一些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日常生活的毒瘤;大规模传染病花样翻新,成为生命的一大杀手;气候变化以及与之相关的自然灾害日趋严重,每年都造成生命与财产的巨大损失……

  在发展上,南北发展不平衡问题尚未得到有效解决,广大发展中国家在摆脱殖民统治实现政治独立后,普遍面临严峻的发展问题,如何实现经济独立仍是许多国家未完成的答卷。发达国家本来应帮助、支持发展中国家发展,但是某些西方大国却态度消极,试图长期保持其在世界经济体系中的优势地位。更为严重的是,金融危机后“逆全球化”思潮兴起,西方大国普遍出现保护主义倾向,开始质疑甚至阻挠本来由其倡导并推动的自由贸易和经济全球化进程。世界经济发展前景不容乐观。

  在文化上,一些国家和民族仍然秉持狭隘的文化观,将自己的文化视为优于其他,并且试图强行向世界推而广之,这就难免导致文化的冲突。

  在生态上,传统的经济增长方式导致对资源的掠夺式开发和对生态环境的破坏,地球作为人类到目前为止唯一的家园有可能最终不再适宜人类居住。

西方式民主并非万能药

  面对这些挑战,西方大国曾经开出过药方,这就是自由民主主义。二战结束后,西方试图构建一个由它主导的、建立在自由民主主义意识形态基础之上的世界,或者说是由“英国治下的和平”接棒为“美国治下的和平”。为此,西方对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发动了持续数十年的冷战,遏制所谓“共产主义的扩张”。可以说,西方取得了胜利,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就是这场冷战的结局。不仅原来的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和苏联各加盟共和国都改旗易帜,纷纷采用西方的政治经济制度,一大批发展中国家也都自觉或不自觉地“西化”。于是,西方欢呼自由民主主义胜利,甚至有人提出“历史的终结”,即意识形态斗争的历史终结了,自由民主主义一统天下的时代到来了。面对人类发展进步的诸多难题和挑战,西方的战略思想家们给出的方案是推进西方模式的民主,推广西方的所谓“普世价值”。其逻辑就是,只要政治上实行了西方模式的民主制度,经济上按照新自由主义的路子走,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然而,现实是严酷的。世界存在的和平赤字、发展赤字、治理赤字并没有在“美国治下的和平”中消除,特别是2008年发生在美国的金融危机使得新自由主义发展模式普遍受到置疑;更值得关注的是,许多“西化”了的发展中国家表现出水土不服,经济发展迟缓、政治社会不稳。再加上近些年来一些西方大国出现的政治乱象,更使人们质疑:自由民主主义的药方是否还有效?是否真的能够充当引领人类发展进步的先进理念?更为令人担忧的是,有些西方大国的政府面对“世界之乱”,却试图退群自保,推卸大国责任,甚至又祭起传统现实主义的大旗,要通过大幅度增强军备乃至核力量来保证自己的安全,并且以对抗思维处理对外事务,将一些新兴大国视为“修正主义”敌手。这势必导致世界更乱。

  关怀人类发展进步和前途命运的人们有理由发问:“世界怎么了?”“人类向何处去?”“我们该怎么办?”虽然和平与发展是时代主题,是全人类的共同愿望,但是和平与发展的任务至今远未完成,人类前进的道路仍然充满不确定性。

中国药方应对“世界之乱”

  中华民族是人类大家庭的重要成员,也是非常优秀的一员,拥有悠久的历史和灿烂文明,但是近代以来却饱受血与火的磨难。中国人民自强不息,奋起抗争,经过长期奋斗,终于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走上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康庄大道。中华民族自古就有天下情怀,讲求“天下一家”,主张协和万邦、天下大同,憧憬“天下为公”的美好世界。中国共产党人更是拥有浓烈的世界情怀,要为人类作出较大的贡献。从人类发展进步的大视野来看,当代中国对人类的最大贡献莫过于走出了一条独特的、超越西方模式的发展道路,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

  随着中国进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并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特别是面对当前的“世界之乱”,国际社会特别是广大发展中国家期待中国发挥更大的作用,而中国也有意愿为人类作出更大贡献。这种贡献和使命,首先体现在提出能够引领世界的先进理念上。

  面对“世界之乱”,首先要明确人类发展进步的方向,回答“人类向何处去?”中国共产党给出的答案就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自从习近平主席于2013年首次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倡议后,这个理念已经得到越来越多人的支持和赞同,联合国已经多次将该理念写进相关决议,这一倡议正在从理念转化为行动。

  人类命运共同体是既符合时代潮流又切合当今世界现实,能够被世界多数国家和人民接受的理念。当今世界仍然以主权国家为基本行为体,不同国家存在民族、种族、文化、语言、宗教、社会制度等方面的差异,国家间存在利益矛盾。但与此同时,伴随着全球化,世界各国的相互联系更加紧密了,共同利益更多了,相互依赖度更高了,人类的整体性开始凸显。尤其是具有毁灭地球和整个人类之威力的核武器的出现,使得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与威胁凸显,人类的共同命运开始显现。人类实际上已经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从这个意义上说,人类命运共同体已经是“实然”的事物。不过,“世界之乱”又表明,现存的这个“实然”的命运共同体又是非常脆弱的,面临着被各种威胁、挑战摧毁的危险。所以,这个共同体的成员,即每个民族、每个国家,应当“努力把我们生于斯、长于斯的这个星球建成一个和睦的大家庭,把世界各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变成现实”。从这个意义上说,未来“和睦大家庭”式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又是“应然”的,是人类社会的努力方向。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要求各国在政治上构建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坚决摒弃冷战思维和强权政治,走对话而不对抗、结伴而不结盟的国与国交往的新路;安全上营造各国共享安全的新局面,坚持以对话解决争端、以协商化解分歧,统筹应对传统和非传统安全威胁;经济上开创共同发展的新前景,同舟共济,促进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推动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方向发展;文化上形成不同文明包容互鉴的新气象,尊重世界文明多样性,以文明交流超越文明隔阂、文明互鉴超越文明冲突、文明共存超越文明优越;生态上倡导绿色低碳循环可持续发展的新理念,坚持环境友好,合作应对气候变化,保护好人类赖以生存的地球家园。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这些要求,符合世界各国人民的切身利益,实际上也同绝大多数国家的发展方向相一致。如果世界各国能够携手努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人类发展进步将迎来一个新时代。如此,中国的新时代与世界的新时代将交相辉映,“中国梦”与“世界梦”携手前行。

(作者为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教授、执行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