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凯:在党的光辉照耀下前行
发布时间: 2017-04-28 浏览次数: 16

    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黄凯说,自己能成为一名大学教授,完全得益于党和国家的培养。惟有努力工作,才对得起党和国家的恩情。


从旧社会到新中国


  黄凯的童年和少年时代,贫苦而多难。

  黄凯祖籍是广东揭阳,1934年出生在泰国。在他出生多年前,他的祖父,因为家境贫穷,下了南洋,辗转定居泰国。

  当时,泰国政府不允许华人办华文学校,很多中国人愤而回国。1938年,黄凯一家也因此从泰国回到揭阳老家。然而,老家地无一拢,房无一间,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特别是从1939年6月日本军队入侵汕头开始,战火在潮汕地区肆掠蔓延,民不聊生。黄凯一家也走上了颠沛流离的生活,“我的父亲挑一箩筐,装上年幼的弟弟和我,带领全家,风餐露宿,沿途乞讨达两个月逃到江西井冈山地区。我的祖母年老体衰,未能同行,饿死在家乡。母亲经不住长期劳苦和肺病折磨,跳塘自杀,全家人挣扎在死亡线上,苦不堪言。”

  新中国成立,是黄凯人生命运的重要转折点。

  1949年前后,全国实行土地改革,党和政府把地主恶霸的土地和房屋分配给穷人,黄凯的温饱问题基本解决了。因为早先曾在好心人的帮助下,读了几年书,新中国成立后,黄凯直接入读六年级。读书的机会来之不易,这让黄凯倍加珍惜。初中三年,他年年都获得学校的学习优良奖章。初中毕业时,考虑到家庭贫穷,本想考师范学校,尽快毕业出来工作。慧眼识珠的校长坚持建议他考高中,将来读大学。

  1956年,黄凯成功考取华南工学院(1988改名华南理工大学)。然而,贫穷的家庭却拿不出从江西到广州的路费。这时候,爱惜人才的校长又慷慨相助,给了黄凯42元钱,让他得以顺利到广州读大学。时至今日,说起当年老校长的资助,黄凯言语中都是发自内心的感激。


华园里寒窗苦读


  “考入华南工学院之后,学校不仅免学费,给我提供伙食,买被子、蚊帐,每月还给2元零用钱。”黄凯舍不得花钱,省吃俭用,有节余就寄回家。因为路费昂贵,他大学四年没有回过一次家。每到寒暑假,常常只身留在空荡荡的宿舍里,想家时流下泪水,但看着眼前的课本,又顿时感到幸福。

  黄凯在学习上的刻苦,从他自学英语的过程可见一斑。

  黄凯读大学时,学校开设的外语是俄语。而他意识到,今后从事学术研究或者工作,英语也许会派上大用场,大学二年级时他用业余时间开始自学英语。

  那时候,宿舍里10点熄灯,他就偷偷跑到湖滨路,借着路灯,夜读到12点。第二天,没等起床铃响,天才蒙蒙亮,他又跑到湖滨路学英语。没钱买书,黄凯就从图书馆借书用手抄写。当时的校长罗明燏发现后,给予他很大鼓励和支持,告诉黄凯,遇到不懂的地方可以随时去问他,同时还把自己用的英文版《流体力学》送给黄凯。

  黄凯的功夫没有白费,靠着刻苦自学,大学二年级他就能阅读英文版的书籍。乃至在大学毕业留校后,黄凯还自己定下任务——今后读专业书,要读英文书和杂志,记笔记也必须用英文,这些日积月累的笔记,更让他的英文水平日见精进。

精功事业报效国家


黄凯与学生交流


  1960年大学毕业后,黄凯被分配在造船系任教。因为学校准备筹建造船专业,黄凯被派到大连海军工程学院学习军舰设计。在大连学习期间,他把全部的精力和时间用在了学习上,直到1963年毕业,他才回家看望父亲,而此时他已离开家整整7年。

  基于在科技和英文方面的长期积累,黄凯终于有机会用自己的满腔热血报效国家。1964年,黄埔船厂生产的鱼雷快艇要出口巴基斯坦,需要把中文说明书翻译成英文。任务落在黄凯肩头,他夜以继日,埋头苦干,用时一年半,圆满完成了20多万字的翻译工作。1974年为了勘探南海的油气资源,我国从法国进口了一艘海洋石油勘探船,黄凯负责船体结构稳性和抗沉性的检验,并在航行、勘探实践和培训我国技术人员的过程中,随船担任英文翻译,在此过程中,他跑遍了广阔的南海和重要岛屿。1976年,我国决定设计新一代冲锋舟,黄凯被任命为首任设计师。在认真研读了英美以往主要快艇资料后,他亲自设计了船型,并指导制造出来。在1978年全国第一届科学大会上,冲锋舟项目被授予全国科技进步三等奖。30多年来,在我国重大水灾救灾过程中,冲锋舟发挥了重要作用。

  1985年,学校筹建海洋工程系,派黄凯到美国加州大学进修。在美留学期间,受相关部门之托,黄凯联系美国埃得森石油公司,最终促成该公司与我国合作开展南海石油、天然气勘探,并合作建设输油、输气管道等项目。在加州大学完成学业后,加州大学挽留他担任师,并开出每月5000元美金的薪酬,黄凯婉拒了加州大学的邀请,如期回国。


“党指哪我就奔向哪”


  基于黄凯在英文方面的专长,学校决定调黄凯到外语学院教授博士生英文写作。“党指向哪里,我就奔向哪里。”黄凯从大局出发,直到1998年退休,一直在外语学院担任硕士生和博士生的英语教学工作,并出版了《科技英语结构与翻译模式》《外贸进出口英语写作教程》《90年代TOEFL(托福)语法题型分析》《化学工程英语读本》等书籍。

  退休后的黄凯,仍执著于工作。梅州市叶剑英纪念馆建成后,他受梅州市政府之托,完成了纪念馆说明文字的英文翻译工作。他还为广州老年大学编了一本旅游英语,并亲自上课。

为党校学员作报告


为学子发放助学金

     关心下一代,是黄凯退休后的一项重要工作。自2004年开始,他就积极参与学校关工委工作,目前仍担任外语学院关工委常务副主任,组织开展相关工作。他和退休党支部书记及小组长共同发起成立外语学院“爱心基金会”,自己带头每年捐助1万元,帮扶贫困学生完成学业。作为学校“名师报告团”的成员,黄凯每年都为党校学员作报告,用自己的切身经历说明“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他鼓励学生,实现中国梦就要从脚下开始,勤奋学习,学好本领,才能为国家做贡献!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烛成灰泪始干。”这是黄凯最喜欢的两句诗,喜欢是因为春蚕和蜡烛的执著奉献精神。黄凯同样拥有甘于奉献的无私情怀。他说:“只要身体健康,就要努力工作,就要不断为党和国家做贡献。”

(转自华南理工大学新闻网《新视点》第2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