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华南工学院第一次党员大会
发布时间: 2013-06-14

一年来的工作总结(草稿)
(1956年6月2日中共华南工学院第一次党员大会工作报告)

 

  一、几点情况的说明
  去年学院党的组织改为党委会不久就开展肃反,全部工作以肃反为中心,除教学人员中的党员外,其余全部党员干部几乎全都调入肃反工作中,但还感人力不足,又抽调了大批学生党团员投入这一工作,因此其他工作从事实上来看是照顾得较少的。
  总结重点放在教学工作、党的建设方面。因为前者是我们学院党的中心任务,全院人员,不分哪个岗位,是为了这一任务而进行活动的,否则是脱离实际斗争而谈党的工作。后者是关乎学院一切工作堡垒作用。学院把党建设得好,其他工作也就得到成功的保证。因此,我院党组织还须大力建设,不断地改造和提高,才能担负起更繁重的任务。肃反工作虽是一年来主要任务,用了上万的劳动日去完成,取得了各方面的成绩和经验教训,以后另有专门的总结。不在这里详谈了。
  关于总结时间的划分,不是断然地机械地规定,因为工作的进行是有机的,前后阶段互有影响,所以大体时间约一年左右。
  (一)保证教学
  几年来教学改革是我们全体教学人员自觉的一场斗争,也是通过教学工作来进行自我教育改造的一种方式。因为教学改革是要把资产阶级遗留下来的一套教学思想观点、教育制度、方法,甚至于课程内容也要改革掉,代之以我们的东西。自从去年高教部强调要贯彻全面发展的方针以来,我们党认为必须围绕这一中心开展政治工作,大力对群众宣传教育。因为全面贯彻这一方针,重视人的生命健康,重视德才兼备,提倡讲究教学法等环节,这是与资产阶级忽视人民的生命,重视天才,忽视德行,忽视教学法,只管填鸭注入式的灌输知识等观点的分野。虽然至今仍有少数人认为搞教学法是懒虫、小器,学生负担过重是学习必然有的现象,否则就只有少讲功课,降低质量。但由于党团的保证,群众的支持和行政各级组织的抓紧,以及在学生党团内坚决的执行和贯彻,在机工、化工、土木各系、一些公共课教研室(如马列主义教研室、物理、化学等)、石油学校等,都对教学法作出了成绩;统一作出了课外作业指示图;机工系还开了教学法展览会。以上这些工作都使学生负担过重的现象大大减轻了,基本上消灭了“礼拜七”。这一学期更好了。几年来带周期性的,像超学时、忙乱等现象也不再严重发生了。学习质量也有显著的提高。优良成绩的学生占65%~75%,及格的占20%~35%,不及格的在班上是极个别的。由于老师关心学生学业,具体的帮助,有些工农中学升上来的学生,过去不及格的,现在成绩都变4分或3分了,优等生比去年上半年增加将近3倍。这次五四青年节表扬优等生有407人。
  这学期初次举行科学报告会。筹备初期,由于方针不明确,思想保守,只注意少数人搞科学研究工作的水平,要求过高,脱离实际情况,以至大多数人畏缩不前。后来,校行政与党委共同研究发现了问题,经过院务委员会讨论,系主任会议动员及教师党团组织动员,明确我们是在教学改革的基础上进行科学研究工作,教学质量、科学水平的提高,二者不可偏废。为了打下科学研究工作的基础,提倡学术研究的风气,一开始必须注意大多数人的水平,作出适合普遍情况的要求,使之逐步提高,否则就变成关门主义,并在群众中间开展思想工作,帮助解决具体困难,于是由16篇论文增加到100来篇。
  我们党内提倡面向教学已经好久了。全体党团员同志也在这方面作了不少工作,但这还是初步又初步的东西,应清楚看到我们还没有摆脱经验主义的做法,机关的作风。尤其是领导干部,如果不投身于教学活动和学习生活中接受新的事物和新的知识,不懂得它的规律,就很难进行适合于事物实际的工作,也好比不懂得水性,就不可能会游泳一样。
  (二)肃反工作
  回忆去年在我们个人生活、工作中最难忘的一件大事,这一件事是以一种广泛的群众性的运动来进行的,这就是肃反运动。时间延续之久,规模范围之大,远远超过我党过去领导的两次肃反运动。工作要求的科学性非常强烈,表现在用实事求是、调查研究的方法解决问题。这就是要把历史唯物的观点、辨证的方法运用到肃反工作中来。判别案子是非轻重,达到不冤不漏,打击敌人,保护好人;另一方面表现在政策上要求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精神,严格细致划分坦白和抗拒的区别,严谨而具体划分反革命分子、坏人、好人的界限。因此,查出了敌人,孤立了敌人,保护了好人。由此,把我们的队伍从较低思想水平、政策水平,大大提高了一步;同时,教育了群众,培养了干部。我们学院肃反工作的收获是较大的,是主要的。但偏差也不小,缺点也不少。现从几个方面来谈收获。
  1.我们学院终于在此次运动中搞清楚有一人是有反革命理论主张的反革命集团——合作主义共和团的成员。在他们荒谬的五六本著作中,污蔑共产主义理论,要我们放弃共产主义,并毒辣地企图挑拨知识分子和工农矛盾,颠覆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现已依法惩办。还有一批披着宗教外衣的反革命分子藏在我们教师队伍中进行破坏我们政策的活动。经过群众斗争揭发,专案查对,证据属实。根据政策界限,照顾知识分子,已从宽处理。在职员中还查出属于两个历史特务,两个反革命分子,过去未作清楚的交代。在讲师以上教师队伍中,查出有两三个在国民党特务机关工作的,过去未作详细交代;助教中也查出3个过去隐瞒反动历史主要情节,而在这次运动中交代或经过专案斗争阶段弄清楚的。在学生队伍中本来应该是纯洁得多的,但由于敌人利用旧的意识形态支配着少数个别青年,而在这种青年中发展了特务分子。经过运动,群众觉悟提高,检举了一个混在我们一年级学生中的现行特务分子。他在秘密发展特务组织。运动中他被迫作了详细坦白交代,现经政府部门从宽处理,让他戴罪立功。清查出来的还有地主恶霸分子、反动党团骨干分子,以及出身敌对阶级进行反革命活动的反革命分子。根据这些人的罪行情节轻重,分别依法处分或从宽处理。由于查出了敌人,纯洁了教师队伍,巩固了社会主义事业。
  2.更重要的收获是,经过此次运动,把公安部门做了五六年侦察工作的对象,弄清楚是没有反革命问题的。有一名是过去立场反动问题,还有一名是因社会关系较复杂,被人捏造事实检举而造成的怀疑问题。这些例子充分说明,我们用实事求是的精神,辨别了是非,保护了好人。
  3.经过肃反运动群众觉悟提高后,出现了一些新气象。过去有些单位闹不团结,工作难领导,而现在相反。如事务科团结也好了,也好领导了。诊疗所服务精神、医疗作风也大有改进。他们在学生住得集中的地区,或办公的集中地,设诊疗站,减少群众看病往返的时间。学生中,有些班也变成工作大家一起干,学习一条心。学生中纪律的遵守、制度的执行也较前大大好转,学习气氛较以前浓厚得多了。如机、电、化、土木、建筑各系的好多班是如此。
  4.有的学生经过运动批评或斗争后,在实际行动中痛改前非的大有人在。如叶大员、刘利等人。在班上服务态度较好,学习成绩变成优等。
  5.对高等知识分子,肃反政策的掌握执行较严肃认真、慎重稳健,尤其是对副教授以上教师。在尖锐的反右倾教育后,出现一种“左”倾的压力。在名教授中、在干部中都发现了所谓“新的线索”、“材料”。当时,是“一不做,二不休”,“一勺子烩了”完事呢,还是等多方面的材料充实后,再作审慎研究,定出主意,稳扎稳打?各种意见是较多的,右倾帽子是够得戴的。最后,不怕被扣帽子,冷静头脑,稳定做法,采取加强控制的作战方针,逐渐转变“左”倾情绪。因此,在副教授当中真正有敌情斗争的仅百分之二三。从而团结了大多数。许多老师如童子铿、康辛元等感到组织更信任了自己,在运动中得到生动的阶级斗争教育。又像龚绍熊教授等认为,在此次运动中对党更亲切了,现在好像坐在党的旁边了一样,也就是说更接近了党。
  但由于运动前准备工作做得非常不够,材料整理工作缺乏,再加上我们有些干部没有在实际工作中养成老老实实、实事求是的作风,不自觉地染有一种好大喜功的习惯势力,造成逼供信或变相的逼供信,直斗到对象承认是反革命为止,所以错斗了不少的有缺点的好人,甚至完全是好人的,伤害了一部分人的积极性和名誉。这主要是领导政策交代不明确,敌我界线具体划分不清,对运动控制不紧而发生错斗的现象。在群众运动末期,甚至少数领导干部,发觉有严重违背政策的非法斗争,却仍认为这种行为是群众起来不可避免的。应当指出:对于这种错误认识不足,纠正不力,对运动的危害性是严重的。因发现得迟,制止得迟,结果使党的一些政策在部分群众中留下很不好的影响,损失一时难以弥补。至于对一些人的人格侮辱,则完全是错误的,不可原谅的,我们领导应负责,应该向他们道歉赔不是。
  由于对历史有污点的人,在处理方面掌握政策不明确,态度简单化,清洗了一些人,降低了几个人的职别,后来都作了善后工作,但影响是不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