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华南工学院第二次党员大会
发布时间: 2013-06-13

彻底完成整风任务 提高我们的思想水平
在科学文化上来一个“大跃进”
(1958年2月20日中共华南工学院第二次党员大会工作报告)

 

  我们这次党员大会距离上次党员大会已经1年又8个多月,按照党章规定,应该在去年暑假前后召开,总结工作并选举新的党委,但因当时正处在反右派斗争紧张阶段,经中共广东省委同意推迟召开,因此才延迟到今天,这是要向大家说明的。
  这个报告,主要是总结一下过去10个月的整风运动以及今后的整风运动如何继续,教学工作如何改进,科学研究工作如何加强。
  一、10个月的整风和反右派斗争
  10个月来,我们经历了伟大的变革,这就是政治上思想上的社会主义革命。这10个月的生活,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是不平凡的,我们在整风和反右派斗争中受到了锻炼,我们的政治觉悟是迅速提高了,我们取得整风和反右派斗争的伟大胜利,当然这种胜利还要继续发展,以便彻底完成整风任务。
  我们的胜利主要表现在:
  (一)揭发了潜藏在教师、职员、学生中的136名右派分子。这些右派分子基本上是斗倒了。通过3次反右派斗争,党的战斗力和群众的觉悟程度是空前地提高了,划清了敌我界限,分清了哪是敌我矛盾,哪是人民内部矛盾;左派的数量增大了,右派在群众面前孤立了,中间派更靠近我们。
  (二)经过两次鸣放,揭露了我们工作上思想作风上所存在的官僚主义、主观主义、宗派主义以及其他的缺点和错误。而通过一般整改,已将群众所提的意见解决了90%以上。我们学院的工作,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改善,这为今后深入整改打下了有利的基础。
  (三)经过整风与反右派斗争的实践,扭转了忽视政治的偏向,而且找到了一条培养干部的新道路。这就是大家对参加体力劳动的重视,积极响应党的关于下放干部的号召。在这次下放参加体力劳动的88人中,不仅有讲师和助教,而且有教授、副教授。
  (四)由于大家在整风和反右派斗争中政治觉悟的提高,因此在很短的时间中完成了精简机构紧缩编制的任务。我们一共精简了178人,占教职工总数的17.9%。其中职员精简了74人,占职员总数27.3%,这就为克服官僚主义提高工作效率创造了有利条件。
  (五)通过整风和反右派斗争,在领导方法和工作方法上,我们找到了最好的民主形式,这就是“大鸣大放”、“大字报”、辩论会。这种形式是用群众的力量来揭发问题,用群众的力量来解决问题。这是社会主义的民主形式,革命的民主形式。
  由于我们找到了这一革命的民主形式,这就使我们今后对马列主义的宣传和政治思想教育与学习,也找到了理论联系实际的好方法,改变了过去教条主义的教学和学习方法,使它具有战斗性,具有生气勃勃的生命力。
  10个月来的整风和反右派斗争虽然取得了重大胜利,但也不是没有缺点和错误。在整风运动初期,我们主要的缺点和错误有两个:
  (一)“大鸣大放”不够,右派分子没有得到充分暴露。以后邓小平同志来广州,听了邓小平同志的报告以及中共广东省委的指示,虽然补了一下课,但当时人民日报已经发表了反击右派的社论,全国各地已在开始向右派分子展开反击,因此,有些右派言论就不敢充分暴露了。
  (二)没有及时地在群众中去揭穿右派分子的言行,并对右派分子展开全面的反击。当时在教师中只是斗争了1人,在学生中也只是重点地斗争了十几人。在指导思想上过多地考虑教师的思想顾虑和学生的生产实习,因而没有及时地在全院形成一个反右派斗争的高潮。
  产生这两个主要缺点和错误的原因,主要是:
  (一)对形势的发展缺乏正确的估计,没有看到资产阶级右派会乘着党的整风向党展开全面的进攻,没有充分估计到群众对香花毒草的鉴别能力,在指导思想上存在着怕乱的思想,主观上要求稳一些。
  (二)对形势的发展之所以缺乏正确的估计,主要由于没有认识到在过渡时期,虽然人民内部矛盾会大量地表现出来,但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矛盾,仍然是主要矛盾,并不因为所有制的改变就不存在激烈的阶级斗争。当然我们不能这样认为:中国资产阶级越接近消灭,阶级斗争就越趋激烈,但资产阶级一有机会可乘,就向无产阶级展开进攻,在一定时期阶级斗争又表现出激烈的状态还是可能的。由于对这种情况缺乏正确的估计,因此就没有警惕到资产阶级右派这次会向我们展开全面的进攻。
  (三)在关于知识分子问题提出以后,对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有片面的理解,只看到他们进步的一面,只注意到需要团结和争取他们,而放松了对他们落后一面的注意,放松了对他们在不同程度上存在着的资产阶级思想需要进行长期的艰巨的斗争。特别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有极少数右派,他们和我们党距离很大,抵触情绪很大,一有机会总是想把我们的事业引导到资产阶级的方向。这一点在当时没有充分的估计到。
  我们还没有估计到的,就是在所有制改变以后,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斗争,资产阶级的知识分子是一个主要力量,因为他们还有本钱,有知识,在社会上取得一定的地位,在群众中有一定的影响。无产阶级的知识分子还没有大量地培养出来,他们还可以翘尾巴。由于我们对这一点缺乏认识,因此,我们和资产阶级右派的斗争是一个争夺中间派的斗争,也就缺乏应有的认识。
  9月初,我们开展了第二次反右派斗争,这次反右派斗争是在首都各高等学校反右派斗争已经达到高潮的情况下展开的,群众思想和领导思想都有所提高,因此,我们就很快在教师、学生、职员中全面展开了。
第2次反右派斗争(包括学生的第3次反右派斗争)有以下几条经验:
  (一)首先是武装左派,进行了3天练兵。在练兵中一是批判右倾思想,克服温情主义;二是交代政策,研究斗争的方法和策略。武装左派,坚决和右派分子进行斗争,是我们争取中间派,提高中间派最重要的保证。
  (二)开大型辩论会,把主要的右派分子放到大会上来批判(如教师的全体大会),次要的右派分子放在系和班上来批判,而且首先集中力量斗争主要的右派分子,这是提高斗志,教育群众,以及使右派分子迅速缴械的最好方法。
  (三)在斗争中,深入发动中间派(特别是中右),争取他们在会上发言,揭露右派分子的丑恶面貌,这对斗垮右派分子极为有利。因中右分子一发言,右派分子就感到十分孤立,没有群众基础了。
  (四)在辩论会上发动中间派(如在教师会上发动老教授中间派)用自己经历的解放前后的事实,用对比的方法来驳斥右派分子的谬论,非常有力量。
  (五)在斗争策略上,我们基本上贯彻了中央9月8日对自然科学界反右派斗争的指示,按照不同情况,区别对待,对有真才实学的右派分子采取保护过关的方针。在学生方面,也始终坚持了讲道理,摆事实的作法。
  在11月底到12月上旬,我们将反右派斗争告一段落后,即掀起了一个整改的大鸣大放的高潮,大字报约15 000多张。为了使整改能符合群众鸣放的要求,我们在职员中就集中了两周的时间进行整改。在这两周内将群众所提出的意见处理了90%以上,其中有些问题是几年没有得到解决的。如外面的运输车辆通过校内的问题(每天约六七十辆),清洁卫生的问题,房屋的调整问题等,都得到初步的解决。此外关于肃反遗留的问题,在暑假前后进行了处理。本人要求作结论、看结论、修改结论的有61人,我们主动复查的有18人,以上共有79人。这79人的处理是这样的:经解释本人同意不需要作结论的有7人,本人同意结论已公开宣布的有10人,本人同意结论,但不愿公开宣布结论的有59人,本人对结论有意见尚未最后定案的有3人。对丢失物品的处理,已给5人折价赔偿;有8人经我们解释没有意见。主要是丢失信件、笔记本等物。这里还需要说明的就是,我们肃反的成绩是很大的,我们查出了现行特务2名,现行反革命1名,历史特务7名,反动党团骨干2名,伪军、警、宪人员中的反革命4名,汉奸1名,刑事犯2名,其他坏分子4名,共23名。我们主要的缺点错误是后期产生了非法斗争,这应该引为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