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华南工学院第五次党员大会
发布时间: 2013-06-12

中共华南工学院第五次党员大会工作报告(第三次修改稿)
(1961年7月28日)

  我院的整风工作,从4月13日开始,经过3个多月的时间,现在基本上结束了。这一次整风,大致可以分为三段:第一段从4月13日召开党委扩大会议,党委作3年来工作报告开始,到5月12日用了1个月时间,集中对党委提出意见,同时广泛开展调查活动;第二段是从5月13日第一、二两个党总支作试点开始,5月27日各党总支铺开,到6月21日各党总支小结为止;第三段从6月14开始与第二段交错进行,党委整风继续深入,党委书记、常委在党委会上作检查,展开批评,并对存在的问题及其产生原因与思想根源分析研究。这一次整风在中共广东省委的亲切关怀与直接领导之下,在广大师生职工热情帮助下,进行是顺利的、健康的,取得了很大成绩。首先,大量揭露出我们工作的缺点,这些缺点的性质是严重的,主要是贯彻执行党的方针政策方面,研究不深,认识不足,贯彻不够;在工作方法与工作作风方面,主观片面,“五风”俱存。通过这次整风,提高了我们的政策水平与思想水平,为今后改进工作,提高教学质量,打下良好的思想基础。其次,通过大家所提的意见与大量的调查材料,使党委对学院各方面的情况了解得比较深入,对当前存在的问题,也比较明确。再其次,通过这次整风,学院中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民主气氛比较活跃,全院调查研究之风和求实精神有所增长。所有这些,使我们的整风工作基本上达到了总结经验、整顿作风、明辨是非的要求,有利于今后切实地贯彻执行“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方针和党的各项方针政策,巩固3年来“大跃进”的成果,改进工作,改进教学。
  整风开始时,我们对整风的认识是很不够的。在党委和党总支中,有部分同志怕否定成绩,或怕追究责任,或抱有无所谓的态度,或精神过分紧张。于是我们反复进行思想发动,强调这次整风的重大意义,同时广泛地发动群众提意见和进行调查研究。大量的材料说明了我们的“五风”是普遍存在的,后果是严重的。这使我们认识到今天确实是处在一个三岔路口,是前进呢,还是后退呢?是让群众彻底揭露我们的缺点好呢,还是讳疾忌医好呢?我们是共产党人,是唯物论者,我们不否定成绩,不隐瞒缺点。列宁说过:“公开承认错误,揭露错误的原因,分析产生错误的环境,仔细讨论改正错误的方法──这才是郑重的党底标志。”我们越是彻底揭露自己的缺点,就越能清除自己思想上的毒害,就越能提高群众对我们的信任,这就使我们越能取得更大的成功和胜利。为了党的事业,我们还是下大决心放手发动群众,让群众鸣放深透。随着群众提意见的逐步深入,我们对整风的认识和决心也逐步提高。所以整风的成败,关键在于发动群众是否充分。
  其次,调查研究的工作很重要。我们在整风之前已经对学院情况进行了一次普查,整风开始之后又对各系与各教研组进行一次普查,使我们对全院各方面工作的情况,做到胸中比较有数。通过普查,我们发现了存在问题的线索,从这些线索追踪下去,有目的地进行了一系列的重点调查。调查所得的大量材料,成为我们研究问题和解决问题的重要依据。
  但是,由于时间比较短促,加上经验不足,整风工作也还有一点缺点,主要表现在工作还不够深入细致,特别是教研组与班的基层组织的情况和各门课程、各个教学环节的教学质量,都摸得不够深透,还有待于我们进一步调查。整改工作也做得不够,目前总的整改方案已发给教师、职工及学生讨论,今后我们要狠狠地抓整改工作。不然,我们的整风将是开花没有结果。

 

  3年来,我们在中央和中共广东省委的正确领导下,高举“三面红旗”,坚决贯彻执行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方针,确立了党对学院的全面领导,展开了大搞生产、大炼钢铁、大搞科学研究、大搞教学改革等群众运动,进行了红专辩论、交心运动和学习毛主席著作等一系列的思想政治工作,使广大师生职工解放思想、敢想敢干,使学校规模有了很大的发展,教学质量在某些方面有了一定程度的提高,新生力量迅速成长起来,学院的精神面貌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1958年8月,调出化工、造纸两系成立华南化工学院后,我们当时只有3个系、4个专业、200多个教师。现在我们已经发展到7个系、22个专业、教师有600人,学生近5 000人,实验室有66个,其中3年来新建的有42个,基建面积3年来增加3万多平方米。这样的速度是跃进的速度。在教学质量方面,师生的思想感情起了深刻的变化,阶级观点、劳动观点、群众观点和辩证唯物主义观点都有所提高。在业务学习上,不少课程例如数学、物理,内容比以前更丰富,更多地反映科学新成就,更能联系实际、结合专业。特别是通过生产劳动、技术革新与“真刀真枪”的课程设计、毕业设计,学生的理论联系实际与独立工作能力有了比较显著的提高。在教师的学术水平方面,由于科学研究工作取得了巨大的成绩,普遍地有了较大的提高,例如在电子计算机、程序控制机床、新型内燃机、耐高温材料、建筑新型结构等方面都有一定的水平。青年教师成长很快,一支“又红又专”的以工人阶级知识分子为骨干的师资队伍已在逐步形成。目前全院的课程有80%以上是教师开出的,有的系甚至达90%以上。在精神面貌方面,大家在总路线的光辉照耀下,都有迅速改变我们学院面貌的强烈愿望和力争上游、艰苦奋斗、藐视困难、敢于斗争的革命精神,使我们能够做出许多以前不敢想象的事情,自动翻译机便是一个例子。
  为什么我们能够迅速发展呢?我们认为不外两条:一是我们在某些方面认识了客观规律性,二是充分发挥了主观能动性。事物的发展是有它的客观规律的。客观规律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如果我们能够认识这客观规律,掌握它,利用它,按照它来办事,发展的速度就快;如果违反它,改变它或者想创造新的规律来代替它,工作必然遭到失败,发展速度就慢。毛主席曾说过:“人们要想得到工作的胜利即得到预想的结果,一定要使自己的思想合于客观外界的规律性,如果不合,就会在实践中失败。”足见掌握了客观规律性,就提供了工作胜利的可能性,再充分发挥我们的主观能动性,战胜一切困难,就可能变成现实,并取得高速的发展。
  文化教育是上层建筑,它必须为经济基础服务。这是一个客观规律。在1958年,我国工农业的生产力以跃进速度向前发展,必然迫切要求文化教育事业在培养人才的数量上和质量上也要迅速发展,来适应国民经济发展的需要。
  1958年我们调出化工、造纸两系后,无论数量上和质量上都不能适应国家的需要,也就是说我们当时是落后于形势的。当时培养出来的学生仍然存在严重的脱离政治、厌恶劳动、不愿接近劳动人民和理论脱离实际的情况。现在,我们的落后面貌已经基本扭转过来了,这证明了我们在3年当中,是能够在某些方面掌握和利用客观规律的。我们究竟怎样才能掌握和利用客观规律呢?我们提出下面一些意见,供大家研究:
  (一)教育必须为无产阶级的政治服务,教育必须与生产劳动相结合
  在社会主义社会里,要培养“又红又专”的人才,就不能走资产阶级的教育道路,而必须开辟我们自己的道路,这就是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道路。教育与生产劳动结合起来,就促进了体力劳动与脑力劳动相结合,理论与实际相结合,政治与业务相结合和知识分子与工农群众相结合。从1958年1月我院大批教授、讲师、助教下放劳动开始,接着在院内大搞生产,大办工厂,大炼钢铁,下乡大搞人民公社规划,支援工农业“四化”,下厂参加技术革命、技术革新,进而将生产劳动列入教育计划,将生产任务引入学校,这一系列措施,彻底破除了脱离政治、脱离群众、脱离劳动、脱离实际的资产阶级教育思想的影响,为更好地贯彻培养“又红又专”人才的工人阶级教育路线奠定了物质基础与思想基础,使我们学院的教学质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二)大力开展科学研究,以迅速提高学术水平,提高教学质量
  1958年8月,我们在大搞生产劳动的基础上,开展一次科学研究的群众运动,发动群众,破除迷信,解放思想,敢想敢干,扭转了过去冷冷清清、脱离实际的科学研究局面,掀起了群众性的科学研究的高潮。这是一次科学研究的启蒙运动,在思想上的收获是最大的。另一方面又是一次向尖端科学的进攻。无线电系在20多天之内试制成功一台模拟电子计算机,给全院师生鼓舞很大。随后我们向尖端科学大举进军,在很多方面,都获得了比较显著的成绩。
  我们的科学研究工作的迅速发展,也是符合客观规律的。正如恩格斯所说:“科学的发生和发展,从开始起便是由于生产所决定的。”广大的教师学生参加生产劳动之后,就碰到生产上存在着的急需解决的种种问题,以及急待总结的丰富的先进经验,使他们的理论知识大有用武之地,再加上他们在科学工作中也抱着急起直追、迎头赶上的愿望,我院的科学研究工作从此就普及开展起来,并进一步向尖端发展。
  (三)在科学研究取得一定成绩的基础上,大办尖端专业
  1959年下半年我们在尖端科学研究上取得一定成绩,特别是思想上解放得比较彻底,敢想敢干,因而带动了许多尖端专业的上马。例如,我们试制自动翻译机取得一定成绩后,办了计算机专业。由于办了计算机专业,我们又继续办了与计算机有密切关的“计算数学”专业。在“大跃进”的初期,我院只剩下4个专业,新专业肯定是要设置的,否则就落后于形势。通过科学研究,掌握该门科学的基本知识,然后开办一个与该门科学有关的专业,根据我院当时的情况,应该说这是一个多快好省的办法。
  (四)自力更生,在战斗中培养师资
  向尖端科学进军和大办新专业之后,迫切需要迅速形成一支“又红又专”的新生力量,否则我们的发展将大受影响。3年来,我们对师资培养工作还是抓得紧的,提出以自力更生为主,外校进修为辅,以及在战斗中成长的原则是正确的,是符合我院的实际情况的。要改变我们国家“一穷二白”的面貌,必须自力更生,要改变我们学院的落后面貌,也必须自力更生。就尖端专业来说,在全国的力量也是“一穷二白”的,想完全依靠外援来办好新专业是有困难的。我们的实验设备也是一部分靠自力更生解决的,这也是符合客观规律的。
  (五)教学必须改革
  要把为半封建半殖民地服务的教学事业,从根本上改变为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教育事业,必须进行一系列的教学改革。在1958年教育与生产劳动结合之后,我们学院中出现一个不调和的局面,即一方面在科学研究和技术革命方面取得较新的成绩,但另一方面在教学内容上还保留不少陈旧落后、脱离实际以及唯心主义的东西,这显然是与客观要求不适应的,所以教学必须改革。去年的教学改革虽然粗糙一些,但在当时全国进行技术革命情势来说,是必须进行的,也取得了一定的成绩,特别是在理论联系实际和反映最新科学成就方面。随着经济事业的发展,文化事业今后还是要不断革命来适应经济基础的需要的。
  3年来,我们在各项工作中都取得根本性的胜利。大搞生产劳动,大搞科学研究,大办尖端专业,大力培养青年教师,使我们学院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当然我们各种工作中还存在着不少缺点和错误,但比较起来,我们的成绩还是主要的。我们过去之所以能够在某些方面掌握和利用客观规律,使我们各项工作迅速发展起来,是由于我们坚决执行了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与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的产物,是我国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客观规律的深刻反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又是党的意志和群众意志相结合的产物,它集中地表现了最大多数人民群众的利益和要求。所以,只要我们结合自己的具体情况,正确地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我们的各项工作就能够符合社会主义发展的客观规律,就必然获得广大群众的支持,从而获得迅速的发展。过去3年,我们对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对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教育方针,对毛主席关于“高等教育应抓住三个方面:一是党委领导,二是群众路线,三是把教育和生产劳动结合起来”的指示和1959年中央提出“整顿、巩固、提高”的方针,都是坚决执行的。在具体工作中,我们一方面经常利用群众运动的方式,来发动群众,解放思想,在学院形成一个意气风发、斗志昂扬、力争上游的局面;另一方面,我们又从组织上充实和健全师资队伍,使我们在教学、生产劳动、科学研究中,不断增加新的力量。这就是我们取得根本性胜利的主要原因。

 

  

  在我们的前进中,工作上还有缺点和错误。在这一次整风中,教师、职工、同学给党委提了很多意见,这些意见绝大多数是正确的。现在归纳为八个问题来谈一谈。
  (一)对以教学为主,教学、生产劳动、科学研究三结合的原则研究不深,认识不足,贯彻不够,以致教学质量在某些方面有所降低和有所不够
  高等学校培养“又红又专”的人才,在专的方面,要使学生除了具备比较宽广而巩固的基础理论知识之外,还要具备专业知识、基本技能、操作技能、管理生产的知识、阅读外文的能力、解决一般技术问题的独立工作能力和初步的科学研究能力等等。从这些方面来检查,我们发现有些班的学生在某些方面的质量是不够高的。例如今年5月份5025班举行数学和理论力学的期中测试,数学不及格的占46%,力学不及格的占43%,更严重的是在数学测验中,有两人是完全不懂的,教师给予零分;有4人只懂得一点点,教师给予1分。不少的班反映其它基础课如物理、化学、电工基础、流体力学等都有不同程度的困难。在专业课方面,有的班学得不全。例如建筑学专业五年级因下放太久,有两门课应上未上;机制专业五年级因参加“四化”,停开了“水力学及水力机械”,取消了“工艺课程设计”。在基本技能训练方面,首先表现在实验课质量差。有很多实验应开而未开。例如物理化学、热力学及传热学、场论及微波技术等,一个实验也开不出;流体力学10个实验只开出1个,半导体材料10个只开出3个,其中热工学从1958年以来就没有开过符合要求的实验。有些班的同学制图能力也比较差,建筑学三年级专业有个别学生不懂得画透视图。在操作技能方面,机制专业三年级学生很多没有摸过机床,甚至连车床、刨床、铣床也分不开。5033班有一名学生参加生产劳动8个多月,其中炼钢3个月,管理材料5个月,当调度员1周,无论热加工或冷加工生产都未接触过。此外,外语学习质量也不高。根据对电机五班49人的调查,现在只有10人左右能靠字典阅读,而且速度不快。在“真刀真枪”的毕业设计和科学研究中,为了完成任务,同学们长时间担任某一方面工作,得不到独立解决一般技术问题的全面训练。个别同学甚至长期跑材料、写美术字、打铆钉、烧焊条。
  造成质量降低及不高的原因很多,很复杂,但主要是以下3个方面:
  1.教学、生产劳动、科学研究三者的安排不够恰当
  对“一主二辅三结合”问题,在1958年2月我们提出过教学与科学研究工作应该并重;同年5月全院展开对教学、生产劳动、科学研究3者关系的辩论时,我们的思想倾向是同意教学、生产劳动、科学研究并重的。1958年底召开的全院跃进大会上,我们提出“掀起一个以尖端科学为中心的全面‘大跃进’;创造出色的成绩向新中国建国10周年献礼”的口号。1959年1月中央提出以教学为主之后,我们虽然也提出以教学为主,但却说不能忽视科研。加上3年来我们衡量各系、各教研组或教师的工作成绩,也是偏重于科学研究方面较多。在这种重科研、轻教学的思想指导下,机械系提出了“以猛攻尖端为中心,组织全面‘大跃进’”的口号;无线电系出现了教学服从于科研的局面。例如:临时停课搞科研(无线电专业三年级,去年为赶五一献礼,临时停课1周)对担任教学的教师能多挤出人来搞科研就挤;仪器的使用首先满足科研需要;几年来虽然进行过几次教学检查,但没有仔细地系统地检查过一门课,或一个班的教学质量等;建工系工民建专业四年级的课程设计,因教师搞科学研究备课不及,从上学期末改到本学期初,再改到本学期中,将理论学习中断4周;甚至一些该上的课没有上,该学完的没有学完。例如无线电专业三年级的金属工学上了4周就停下来;工程画本来尚缺10多个学时,结果用两个晚上就突击教完。其主要原因是为了搞科研和配合生产任务的需要。
  在教师安排上,没有完全将有教学经验的教师安排在教学上,反而将若干有经验的教师从教学中抽出去搞科研。在仪器设备方面也是先科研、后教学。物理系1年用了30多万元设备费,但很多教学实验开不出来;普通物理实验室连一个新的示波仪也没有。热处理教研组有一次因科研需要临时调走一个炉子,使学生实验无法进行。
  学生参加生产劳动有一个时期时间过长,而且不结合专业。现在三年级的同学,普遍都在1958年度参加生产劳动过多,机械系有的班达31周。学院的机械工厂为教学服务的思想不明确。学生进工厂实习,有时只安排他们做勤杂工。当安排做技工时也只是服从生产需要,不独很少轮换工种,甚至不让动手,只站在旁边看。学生反映说:“不是学习技能,而是训练耐性。”同时,有的机床因为要赶科研和生产任务,也不让学生教师实验。建工系同学参加学院基建生产劳动时,也有长期安排当杂工的情况。
  为什么我们的科学研究工作会搞得多一些呢?主要是由于我们对科学研究可以提高教学质量和有利于新专业上马有片面的看法。我们认为要提高一所高等学校的教学质量,就必须提高学术水平,而要提高学术水平就必需大搞科学研究,特别是尖端科学研究。这本来是对的,但我们却忽视了另一方面。提高教学质量是一件深入细致和错综复杂的工作,提高学术水平虽然是很重要、最根本的工作,但不是提高教学质量的惟一手段;我们还要对师生进行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还要建立比较稳定的教学秩序,使教学进行得有条不紊;还要建立完善的实验室;还要编出质量较高的教材;还要进行教学法研究,提高教学效果;还要不断进行教学改革,使课程体系、课程内容和教学方法不断更新等等。忽视这一系列的教学工作,是无法提高教学质量的。
  高等学校肯定要进行科学研究工作,问题在于如何妥善安排教学与科学研究的比例。学校的基本任务是培养人才,在学校中应以教学为主,科研为辅。不搞教学,学校就不成为学校;不搞科研,教学质量和学术水平也无法提高。教学与科研是相辅相成的,但他们之间又有矛盾:教师力量、仪器设备、工厂加工在安排上都有矛盾。这是个比例问题,教学与科学研究应有一个适当的比例,否则,正确的东西就会变成错误的东西了。
  3年来,我们投入科学研究的教师力量和时间的情况(包括教师指导学生结合科学研究的毕业设计在内)如下:1958年下半年投入的教师力量为22.1%,时间为18.3%;1959年投入教师力量为18.5%,时间为19.9%;1960年投入教师力量为22.1%,时间为18.7%。但有的系在某一时期投入的教师力量则达到40%至50%。从我们的师资情况和教学任务来看,不仅某些系在某一时期所占的比例过高,就从全院来看,每年的平均比例也偏高了。
  2.专业设置发展过快,变化过多,师资设备都赶不上需要
  3年来专业变化很大,1958年暑假前减为4个,1958年度开学时增加到24个,1959年整顿之后缩减为18个,1960年又扩充为32个,今年再调整为22个。建工系3年来一共设置过11个专业,现在只有2个。由于专业变动大,教师和学生也随着变动大。据机械系统计,调出教师有13人。学生调动也很大,有的甚至从土木类的“道路桥梁”专业调到机械类的“铸工”专业,课程衔接不上。有的教师出外进修两次,每一次回来都调动了专业,有一位教师3年来跑了4个系。有的教师说:“几年来我老是买书卖书。”这对教学质量与师资水平的提高都有很大的影响。我们对办好一个专业所需要的师资与设备条件是估计不足的,例如建工系的“水道与港口”专业,要办起来必需建立规模相当宏大的水工实验室,而在当前物力财力的条件限制下是不容易办到的。由于发展过快,师资力量赶不上需要,有的课是由尚未成熟的教师开出的,因此教学质量也就不高。
  关于新专业设置问题,我们是有贪多、贪大、贪新思想的,总想迅速将架子搭起来,成龙配套,毕其功于一役,而没有考虑到教学事业的发展不能够超过农业发展水平所能提供的人力物力,否则一定影响作为国民经济基础的农业生产。同时学校本身的发展,也有一定的规律,应有一定的阶段性,否则,天天在那里变化,得不到相对的稳定,积蓄力量,那也就很难谈充实提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