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华南工学院第七次党员大会
发布时间: 2013-06-12

1962~1964年工作总结和今后任务(初稿)
(1964年9月19日中共华南工学院第七次党员大会工作报告)

 

  一、两年来工作基本情况的估计
  从上次党员大会到现在已经两年了。两年来国内外经历了许多重大事件。在国内,全国人民在党中央和毛主席的领导下,在总路线、人民公社、“大跃进”“三面红旗”的光辉照耀下,在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各条战线上,战胜了各方面的困难,取得了伟大的胜利和光辉的成就。国民经济已经全面好转。在这个期间,党中央召开了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八届十中全会,开展了伟大的城乡社会主义教育活动。在国际上,我们党高举了四面红旗,团结了全世界无产者、全世界被压迫人民和全世界被压迫民族,在反对帝国主义和反对现代修正主义两条战线上,取得了伟大的胜利。帝国主义集团和现代修正主义集团已经四分五裂。亚、非、拉美的民族民主革命运动得到大发展;马列主义力量得到大发展。所有这一切都充分表明:这两年来,国内外是一片大好形势。我们党在国际上的威望已越来越高。毛泽东思想在世界上的影响越来越大。毛泽东同志被世界革命人民作为当代最伟大的马列主义的旗手,而帝国主义、各国反动派、现代修正主义者已四分五裂,矛盾重重,日子越来越不好过。
  两年来,我们在中央和中共广东省委的正确领导下,坚决贯彻执行了“八字方针”,坚决贯彻执行了“高校六十条”和党的各项方针政策,团结了全党同志,并和全院师生员工一起,为把我院建设成为社会主义学院,作出种种努力,做了许多工作。
  (一)高举毛泽东思想红旗,“以阶级斗争为纲”,坚持政治挂帅,加强政治思想教育工作,开展了“五反”运动,提高师生员工政治觉悟
  两年来,同全国的阶级斗争形势一样,我们学院内的阶级斗争是激烈的、尖锐的。资产阶级势力和其他反动势力一道,利用种种隐蔽的、狡猾的、阴险毒辣的手段,无孔不入地腐蚀我们,进攻我们,企图占领我们的阵地,争夺我们的青年。面临着这样的情况,两年来我们高举毛泽东思想红旗,“以阶级斗争为纲”,加强了政治思想工作。
首先,我们对师生员工进行了阶级教育和社会主义教育。
  对党的八届十中全会公报的学习,是这两年师生员工进行阶级教育和社会主义教育的开始。在学习党的八届十中全会公报以前,师生员工有很大一部分人,对过渡时期阶级和阶级斗争的认识是很模糊的。资产阶级思想在不断腐蚀我们,进攻我们。不少人对这种情况熟视无睹,听之任之,不敢过问、不敢管。党的八届十中全会公报的学习,给不少同志敲响了警钟,使他们开始认识到摆在自己面前的歪风邪气,原来就是阶级斗争的反映;开始认识到要站稳无产阶级立场,就要和这些坏现象作斗争。有些同志主动联系检查了自己的资产阶级思想,有些同志则揭露了资产阶级丑恶现象,较多的同志则从理论上开始认识了过渡时期的阶级和阶级斗争。
  “五反”运动是对师生员工进行阶级教育和社会主义教育较深刻的一次。我院的“五反”运动,从去年5月开始,一直到12月结束,共搞了7个月。这次运动,职员全部参加了。党员教师参加了 “揭盖子”、“洗澡”阶段。党外教师和学生则参加了反浪费的活动,并听了党委的检查。这次运动,通过发动群众,对存在于学院中的阶级斗争盖子,进行了初步的揭发。经过运动,师生员工对过渡时期的阶级和阶级斗争的认识都有所提高。特别是直接参加运动的职员和党员教师,他们不仅从“揭盖子”中看到了就在我们面前激烈地进行着的活生生的阶级斗争事实,而且也从其他同志,特别是自己本人的“洗澡”过程中提高了觉悟。通过运动打击了资产阶级的气焰,打击了资产阶级的进攻。
  阶级教育和社会主义教育另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去年12月间,我们在全院师生员工中宣读和讲解中共中央《关于目前农村工作中若干问题的决定(草案)》、中共中央《关于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一些具体政策的规定(草案)》两个文件。通过为期将近1个月对这两个文件宣读、讲解和讨论,师生员工不但对当前大好形势、对为什么要依靠贫下中农、组织阶级队伍等等一系列政策提高了认识,而且也从文件中对当前农村所反映出来的复杂、尖锐的阶级斗争的阐述,以及对过渡时期的阶级斗争从理论上所做的精辟分析,从中对当前的阶级斗争形势有了初步的认识。
  其次,我们进行了反对现代修正主义的学习活动。
  还在1962年底时,当苏联赫鲁晓夫修正主义集团,利用保、匈、意、捷、德等国党代会作为论坛,大肆攻击中国共产党和其它共产党,并勾结帝国主义、各国反动派掀起反华大合唱时,我们便根据当时人民日报和红旗杂志所发表的批驳现代修正主义的文章,在师生员工中组织了学习。其后在去年年初和今年年初,我们都组织了反对现代修正主义的学习。通过学习,师生员工的思想认识都有所提高。不少人基本上已能划清马列主义和现代修正主义的界限。不少人对赫鲁晓夫修正主义集团的反动本质,丑恶面目的认识都有所提高。
  第三,在师生员工中开展了毛主席著作的学习。
  早在去年3月,从我们大力开展“向雷锋同志学习”的活动时起,师生员工中就有一些人开始学习毛主席著作。今年,我们大学解放军、大学大庆,师生员工从解放军、大庆的活样板中进一步认识到学习毛主席著作的重要性。学习的人越来越多起来。不但在教师、职员和学生中,有不少人组织了学习,就连炊事员、勤杂工、机械厂和无线电厂的工人都学习起来了。有些单位和小组还一直坚持下来,收到一定效果。如一系西六(中)101房间6名学生,过去团结不好,纪律松散,学习成绩也不够好,通过一年多来坚持毛主席著作学习,互相之间敞开了思想,开展了批评与自我批评,坚持写房间日记,互相监督检查,一年来连续两次被评为“五好”房间。教工第一膳堂的管理员和炊事员,克服了文化低的困难,坚持了毛主席著作的学习,提高了服务质量。像老教师饭厅,原来服务质量不够好,老师们嫌吃饭手续太多、麻烦,都不愿在该膳堂用膳。经过学习,负责该膳堂管理工作的工友觉悟提高了,简化了吃饭手续,改进了服务态度,保证了饭热菜香,参膳的老教师大大增加了,就连过去长时间在五山吃饭的老教师,现在也乐意到该膳堂用膳了。
  两年来,我们在教师,职员和学生中开出了系统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政治理论课,对师生员工进行了形势教育、革命传统教育、劳动教育,组织了师生下乡参加农村生产劳动,组织了干部和教师参加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
  两年来,我们还开展了“向雷锋同志学习”的活动、“五好”房间活动;提倡大唱革命歌曲;大力表扬好人好事;处理了教职工学生中一些腐化堕落、道德败坏等问题;取缔了流传于少数教职工学生中的黄色书刊;清理了修正主义刊物;利用各种宣传阵地批评了各种浪费现象,不爱护公物现象;打击了损公肥私,贪污盗窃等恶劣行为。所有这些均收到一些效果。
  两年来我们还抓紧了对应届毕业生的思想教育工作,取得了一定成效。
  此外,两年来,我们还开展了民兵工作,学习了解放军的坚持“四个第一”和“三八作风”,加强了民兵的国防观念、战斗观念,提高了革命警惕性。
  总之,这两年来师生员工的觉悟是有所提高的,我们在兴无灭资的斗争中也是做了不少工作,并取得一些成绩的。但在另一方面,我们还存在很多问题。资产阶级还在向我们猖狂进攻,还在与我们争夺青年,阶级斗争在我院还很激烈。
  首先表现在学生中形形色色的资产阶级思想很突出严重。有的学生资产阶级人生观很牢固。有的学生对资产阶级的极端利己主义中毒很深。有的学生喜欢资产阶级的穿着打扮。如一系有10多名学生,暑假期间为了照一张纪念相,特地东跑西走去借西装来穿;六系有名学生每周要理发一次,到西二宿舍找女生也要先洒香水。有的学生喜欢黄色的东西。如4025班有一本黄色小说,被轮流传阅;四系一名女生将香港寄回来的女电影明星照片拿给同房的看。有些同学很羡慕港澳,羡慕华侨。二系有名学生,出身贫农,自从和一个有港澳关系的女生搞上恋爱后,受到女方的“特殊照顾”,浑身上下都是香港货,只沾了一点油污的衬衫就丢掉不穿,俨然成了资产阶级的“驸马”。封建思想在学生中也有市场。五系有名学生上课时看到一只小虫子绕了一个圈,绕得很圆,就说家里一定出了事,至少有人害病,因此连上课也安不下心来;五系还有名学生对街道干部劝说他家不要摆佛老爷的牌位很有意见,说什么“宗教信仰自由,不容干涉”,和街道干部吵了一顿。更严重的,像二系一名学生,竟然怀疑毛泽东思想的正确性,说用毛泽东思想武装头脑“限制太死”,思想就要“自由发展”,还说:“历史上许多伟大人物都不是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为什么一定要用毛泽东思想来武装呢”,还宣传什么个人主义有“积极性”,还可以作为“动力”存在30年。
  其次,表现在教师中形形色色的资产阶级思想也很严重。有的教师不愿参加劳动。如今年暑假,工会组织到石滩公社参观,开始有七八十名教工报名参加,后来通知到那边要参加劳动,结果只去了7人,公社意见很大。有些教师害怕参加农村“四清”。如有一名团员教师,组织上通知他要参加农村“四清”,他说不参加,问题还没有谈清楚,回过头便买了当天的车票跑回家。有些青年教师怕抽出来当政治课老师,怕当政治辅导员。碰在一起便在估计、推测谁的可能性最大。有的组织上和他谈了,就找出许多“理由”,说自己不能当。有的教师对我们的革命文艺、电影不感兴趣,说什么“已经掌握到规律了,还不是那么一套”,而对于一些资本主义国家的电影片、古装戏曲片则兴趣很大,津津乐道。有些教师道德败坏,乱搞男女关系。“五反”以后也发现好几宗。在老教师中,这两年来资产阶级思想回升得也相当厉害。有不少老教师对教学工作,对校内工作不感兴趣,劲头不大,而对校外工作则很感兴趣,有好几个系的老教师都到外边兼课、拿薪。
  第三,存在于职工中的资产阶级思想也很严重,特别在私人串联起来的所谓“互助会”这个问题上反映得更加突出。有这样的自发的“互助会”的单位很多,参加的人数也相当多。据初步调查,几年来一共组合了25个,在会的人一共有100多。院本部共有15个单位有人参加。有些从1952年起便开始组会的,而这两年却发展得较快。这些会,名堂倒挺好听,说“互助会”是“互相帮助,解决困难,发扬阶级友爱”。实际上是许多参加这种会的人,在这个好听的名堂掩护下,追求资产阶级生活方式,满足其资产阶级享乐思想。如不少参加者买到了手表、自行车、收音机,有的购买了贵重衣物,有的则把标来的钱大吃大喝。所以这种会,实质上就是窝藏和培植资产阶级思想的会,是追求资产阶级生活方式的会,甚至还有可能成为被资产阶级分子、投机倒把分子利用的会。